信彩计划聊天室彩票视频-pk拾高手计划群_天天pk10计划手机版_天天pk10免费计划永久免费小说网—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频道 >

《强行染指:贺总情有不甘》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完整版未删节)

江苏快三冠军计划大小单双在线

发表时间:2019-04-09 01:51 作者:盛唐猫妃

小说主人公是贺以盛吴相宜的小说叫《强行染指:贺总情有不甘》,本小说的作者是盛唐猫妃写的一本言情小说,作者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看着他们驾车离去,贺以盛居然控制不住自己的行动开着车跟在他们的后面,最后,看见吴相宜被放在一个不知名的小区他心里的怒火才平息了一些。...

“嘎吱”一声,腐朽不堪的铁门被重重的推开,吴相宜缓慢地踏出那高高的门槛,抬眸,眼睛微微眯了眯,举起手臂遮住刺眼的阳光。

习惯了阴冷的狱室,骤然出来还有些不习惯。

“以后别在做伤害别人的事了,快走吧,别挡着后面的人!”吴相宜还未站稳,便被女警催促着推倒在地,看着吴相宜像是看瘟疫一般。

吴相宜重重地摔下,一手抓着冰冷的水泥地,一手捏着手心的信件,隐忍屈辱的泪水不自觉地掉下来。

出狱的前一天,她收到了这封信,那上面告诉了她一年前金立集团那场剧变的背后推手,想起那个人,一抹厚重的痛在心口蔓延。

她心心念念了十年的人,即将完婚的未婚夫,竟然是害死父母的罪魁祸首。

家破人亡,锒铛入狱···都是他害的!可是她竟然还把那个人当成了在监狱里面的精神食粮,幻想着出去之后还能嫁给他,呵呵···

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吴相宜落寞地走向了公交车站。

许久之后,公交车终于来了。

一上车,便感觉到了大家异样的眼光,还有人微微捂了捂鼻子,这才发现,自己一身破烂不堪的行头寒碜至极。

她没敢落座,远离人群,站在人最少的边缘以免给人带来困扰。

也不知道公交车行走了多久,大概在监狱太久,连时间的概念也不是那么清晰了,只知道目的地到了。

新城公墓。

走在清冷的小道上,远远的望去,不用刻意分辨,便知道父母长眠的那两方小小的土地!

此刻,吴相宜驻足在刚好能看见那两道墓地的地方,却是不敢再上前一步,出狱的时候收到那封信才知道,她自己原来是害死父母的元凶,而那个她念了十年的人,是直接推手。

大仇未报,自己苟延残喘,吴相宜无颜面对西去的父母,待一切尘埃落定,她自会来求得父母的原谅。

望着父母的坟头,吴相宜眼眶微微有些湿润,‘扑通’一声,重重地跪在了地上。

“爸、妈,是女儿不孝,是女儿害了你们,女儿知道错了,但是请爸妈放心,女儿一定会为你们报仇,到时候女儿会来向你们请罪!”吴相宜终是止不住泪水,痛哭流涕,在心中对着父母暗暗发誓道。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冷淡的嘲讽声在耳边响起来,这声音吴相宜再熟悉不过了,到死都不会忘记。

吴相宜当即止住了抽泣,缓缓抬眸,四目相对那一瞬,贺以盛愣了两秒钟,吴相宜眼角那清晰泪滴和眼中那抹蚀骨的恨意让他心惊,心里面陡然划过一丝不知名的歉疚。

呵呵!嘴角勾起一抹自嘲的笑容,这么多年的追逐与付出,换来了家破人亡,锒铛入狱,和一句‘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因为跪地太久,吴相宜艰难地起身,冷嘲地看了一眼贺以盛,然后转身离开,留下贺以盛起伏着胸膛冷脸愣在原地?

她这是做什么?欲擒故纵?以退为进?想引起他的注意?

贺以盛对她的行为感到鄙夷的同时平静的心房里面又好像投进了石子一般荡起了一丝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以致于之后的这几天总是有种坐立不安的感觉。

盛世集团。

总裁办公室,贺以盛在黑色的皮椅上,捏了捏眉心,有些疲倦,在椅子呆坐了许久许久。

这几天总是感觉很疲惫,心欠欠的,好似有什么未完的事情揪着他一般。

那天的情形像个魔咒一样在他心里扎根蔓延。

虽然那天她的表现非常出乎他的意料,但是也不得不预防她这是以退为进!私下调查到了吴相宜的住所,也并未在她的面前露面,看见她现在的落魄狼狈,他竟然会心生不忍。

整个新城的人都知道,吴相宜喜欢贺家的大少爷贺以盛,死缠烂打,总是以贺家少奶奶自居,没脸没皮,一点也没有女孩子的矜持,而贺以盛却是一点也不喜欢吴相宜,尽管这样,吴相宜还是坚持着,终于熬到了一年前,吴相宜终于如愿以偿的要跟贺以盛结婚了,可是,谁能想到,天不遂人愿,后来,竟发生了那样的悲剧。

吴家的悲剧他很抱歉,但是他已经仁至义尽了,吴相宜入狱后,他还在百忙之中抽空整顿了金立集团,才避免了金立集团的破产。

所以,他没什么好愧疚的才是。

过段时间吧,过段时间再决定要不要把金立集团归还给她。

“叩叩叩”门外敲门声响起。

“进来!”

来人是贺以盛的助理“贺总,白氏的白总四十大寿,今晚七点在碧海阁设宴!”

“六点半出发吧!”

“是!”

六点五十五的时候,贺以盛低调的豪车稳稳地停靠在碧海阁的门前。

进到南湖厅的时候,包厢里面的老总们纷纷起身,贺以盛也不客气,微微点头,便落座主位。

大家溜须拍马好一阵才正式开始进餐,直到四十岁腆着大肚子的白京对贺以盛敬酒的时候他才发现白总的旁边坐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这样的场面每个老总旁边都有个女伴,见怪不怪,但怪的是那乖乖巧巧坐在白京旁边的不是吴相宜还能是谁?

她放佛没有看见他一般,在一旁‘贤惠’地为白京布菜倒酒,贺以盛当即黑了脸。

晚餐结束之后,贺以盛冷着脸看着门口白京拥着吴相宜的模样,目光阴鸷。

那个白京是出了名的老小通吃、乱·伦的老色狼她不知道吗?竟然这般不自爱,堕落到如此不堪的地步。

看着他们驾车离去,贺以盛居然控制不住自己的行动开着车跟在他们的后面,最后,看见吴相宜被放在一个不知名的小区他心里的怒火才平息了一些。

冷冷地看着吴相宜上楼,贺以盛拨出电话“给我查吴相宜从出狱到现在的事无巨细,半个小时后给我汇报!”

天气明明不冷,但贺以盛身上的寒气也很浓重,想到那种可能,他心里百感交集,无所适从。

强行染指:贺总情有不甘

强行染指:贺总情有不甘

  • 评分:5.0
  • 点击:17
  • 来源:麦子阅读
  • 作者:盛唐猫妃

复杂又赤忱的感情写的得真好,人物形象饱满,艺术感染力强,看得出来是在用心的写,值得推荐。

Copyright © 2010-2018 联系QQ:2841682202@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