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彩计划聊天室彩票视频-pk拾高手计划群_天天pk10计划手机版_天天pk10免费计划永久免费小说网—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 > 偷偷生个娃儿

大发幸运飞艇

偷偷生个娃儿

5.0

手机阅读

时间:2019-04-04 17:23

评语:《偷偷生个娃儿》作者是凯琍,故事写很很是精彩,内容新颖,书荒的朋友门不妨阅读试试,相信你也会喜欢上这部作品的!

罗楚俊江筱冬小说是由凯琍创作的短篇经典《偷偷生个娃儿》,信彩计划聊天室彩票视频-pk拾高手计划群_天天pk10计划手机版_天天pk10免费计划永久免费小说提供罗楚俊江筱冬小说章节阅读。偷偷生个娃儿精选:还有她把儿子取名江楚瑜是什么意思?不跟着他姓罗,却有他名字里的楚,矛盾得很。.........

精彩章节

四年后,台东市。

「妈妈快点啦!」

「知道了,催什么催?爱吃鬼。」江筱冬难得打扮一次,对着镜子正在戴耳环,她这具身体已经有二十五岁,看起来依然青春亮丽,简单的装扮就很漂亮。

今天她要请隔壁的阿土伯、阿土婶吃饭,谢谢他们常帮忙照顾她儿子,虽然说她是在家工作,可以自己带小孩,但小男生就是精力无穷,有时真想把他塞进垃圾袋丢到太平洋,幸好阿土伯夫妇喜欢陪孩子玩,不然她哪天精神崩溃了都有可能。

江楚瑜看老妈还拖拖拉拉的,弯下腰抱着肚子哀号。「虐待儿童,不给饭吃,坏心妈妈!」

「欠揍啊你!有胆就去打家暴专线。」以前她的脾气可没这么坏,但是跟自己儿子不用客气,这小家伙也不知遗传了谁的基因,自从会说话后就是个长舌公,面对谁都能自来熟,还动不动就演员魂上身,演得跟真的一样。

吵吵闹闹了好一会儿,母子俩总算穿戴整齐走出家门,招呼了隔壁正在菜园「巡田」的阿土伯、阿土婶,四人坐上车前往「娜路湾大酒店」。

江筱冬订了中庭咖啡厅的自助式下午茶,除了自己爱吃美食也可研究一下人家的菜式。

这几年她在家当厨师,做些饼干、果酱、粽子、泡菜等比较好寄送的食品,一边上网拍卖,一边照顾儿子,还会带他出去采购、寄货、找好吃的,母子俩几乎二十四小时都在一起,有时她实在想清静清静,就把儿子打发到隔壁邻居家。

阿土伯和阿土婶都已经退休了,孩子们在外地工作,两人闲着没事就是种种菜、遛遛狗,自从江筱冬搬来做他们的邻居,大家认识久了也就成为忘年之交。

「阿土伯,你家的丝瓜可不可以吃了?」江楚瑜对种菜颇有兴趣,三天两头都要去菜园玩耍。

「今天我看已经可以摘了,想吃就来找阿伯,我煮给你吃。」阿土伯用粗厚的手轻摸一下孩子的脸,那脸皮白嫩得像颗水煮蛋,他怕会刮坏了。

「好耶!」江楚瑜欢呼了一声。

阿土婶取笑他说:「一条丝瓜就这么开心?小瑜长大以后要当农夫吗?」

「我要当老板,老板不用种菜就可以吃菜!」江楚瑜倒是颇有志气,在他小小的世界观里,老板就是最大的。

不出意外的,两位老人家都被逗笑了,开车的江筱冬也不禁绽开笑容,虽说现在的生活跟她计划中不一样,但人生总是充满意外,既然有了牵挂的人,悠闲的退休生活只能往后延了。

当初她潇洒离开台北,心想自己有的是钱,这辈子不用工作也够用了,于是她开车环岛玩了一个月,最后一站来到台东,发现这里的房子便宜得要命,干脆买了栋透天厝住下来,谁知一切正顺利的时候,她才发现肚子里居然有个拖油瓶!

原本她没想到会有这种可能,但是大姨妈迟迟不来拜访,她又有心宽体胖的迹象,忍不住到医院检查,一查就查出了宝宝的存在,都已经四个月大了,没人注意却发育得很健康。

当时她才二十一岁(完全接受了这个新年龄,毕竟要说二十九岁比较感伤),实在不想当未婚妈妈,孩子长大了问起爸爸怎么办?可是叫她堕胎又觉得造孽,过去她不相信有灵魂鬼神,但在自己重生之后,就觉得什么都有可能了,万一堕胎后有婴灵缠着她不放,她这辈子怎么活得安心?

心软和心惊的结果,就是好好安胎待产了,等确定是个男孩的时候,她陷入了取名的困境中,孩子当然要跟她姓,但不能忘了他的亲生父母罗楚俊和江瑜方,想来想去只好叫江楚瑜,她也不想儿子跟末任省长同名,但叫江楚方(处方)会更好笑,至于江俊瑜和江俊方因为拗口,不做考虑,直接拉倒。

「妈,绿灯亮了!」江楚瑜看自家老妈还不往前开就提醒她。

「喔!」江筱冬对自己暗笑,怎么想着想着就发呆了?可能是老化的现象吧,其实她的灵魂已经有三十三岁,是个熟女了呢。

台东市区不大,很快的「娜路湾大酒店」就到了,四人下车前往中庭咖啡厅,江楚瑜大少爷不用自己动手,有阿土伯和阿土婶替他服务,一盘又一盘的美食上桌,让他吃得大快朵颐。

江楚瑜吃得嘴角都是渣渣,阿土婶拿纸巾替他擦干净,叮咛道:「小瑜慢慢吃,不要急啊。」

「我说这位少爷,你也太懒了吧?」江筱冬不是不疼自己儿子,就是看不惯他有时太嚣张,果然有其父必有其子,这几年她偶尔看到罗楚俊的报导,都是一副傲慢自大的表情。

「我人这么矮,手又这么短,我去拿菜会被踩扁的。」江楚瑜总有许多理由可以说,真不知他才三岁半的脑子怎会如此灵光。

「要说谢谢。」江筱冬只能做点礼仪教育,要说赢这小子太费口舌了。

「谢谢阿土婶!」

「好好好。」阿土婶笑咪咪的说。

刚好阿土伯拿了两盘菜回来,也是笑咪咪的模样。「小瑜看喜欢吃什么,多吃一点啊。」

「谢谢阿土伯,我等一下要吃冰淇淋。」

「好好好,多吃点才能长大。」阿土伯当然是满口答应,忽然想到一件事,对江筱冬说:「小瑜就要去上幼幼班了,真有点舍不得。」

「我想让他多跟别的小朋友相处,不然他都以为自己是老大。」江筱冬对于这件事也考虑了很久,儿子的年纪还不能上小班,只能去幼幼班当作托儿所玩玩,孩子需要同龄的朋友,不能只有大人陪伴,为了好好教养儿子长大,她可是看了不少育儿资料。

「我去上幼儿园也要当老大,耶!」江楚瑜说得理所当然,又惹得大人们一阵笑声。

四人吃吃喝喝、说说笑笑,实在撑不下了才离席,不时有人向他们投来好奇的眼光,江筱冬早就习惯了,因为江楚瑜混血儿的外型,走到哪里都会引人注目。

由于吃得太撑,他们决定到酒店大厅走走,顺便看看来往的客人,台东这地方除了乡亲就是观光客,江筱冬想让儿子多开开眼界,免得他以为世界上只有菜农、厨师和店家老板。

江楚瑜手中拿着一颗「战斗陀螺」,那是他生日时得到的礼物,不管走到哪儿,他身上总会带着几样小玩具,江筱冬看了就提醒说:「不可以在这里玩,回去再玩。」

「喔。」江楚瑜才这样答应着,不知怎么的手却一滑,那颗陀螺居然飞了出去。

江筱冬暗自叹息,这孩子可能也遗传到她的基因,不时的会耍笨一下,幸好他长得有如小天使,来往的客人看了只是一笑。

「我去捡!」江楚瑜不觉得有怎样,东西掉了只要捡起来就行。

他跑了几步要捡回心爱的玩具,却发现一个老先生帮了他的忙,拿起陀螺放到他手上说:「小心点,别弄丢了。」

「谢谢阿伯。」江楚瑜没忘记老妈的叮咛,有事没事就说谢谢。

「真乖,真有礼貌。」老先生盯着他碧绿的双眼说。

「先生,谢谢你啊。」江筱冬也走过来道谢,她看这位老先生有点面熟,但她应该不认识他,可能是电视上出现过的大人物吧,虽然他穿着一身休闲服,慈眉善目的样子,还是掩不住有钱人的气质。

「小弟弟,你几岁了?」老先生弯下腰问。

「我已经三岁又六个月了。」江楚瑜跟谁都聊得来,一点都不怕生。

「哦?你这么大啦?」

「对啊,我已经长大了,我要去幼儿园当老大。」

「你可真厉害。」老先生笑了几声,转向江筱冬说:「这孩子是混血儿吧?他的眼睛很漂亮。」

「是啊。」很多人问过她这问题,事实摆在眼前,她也不能睁眼说瞎话。「他长得比较像他爸爸,只不过他爸爸已经去世了。」

「那可真遗憾。」老先生嘴里说着遗憾,嘴角却微微扬起。

「遗憾的事情很多,但留下的人还是要好好活着。」这套说词她不知用过多少次了,说久了自己也觉得像是真的,孤儿寡母只能自立自强。

「说得好。」老先生伸手摸摸孩子的头,神情若有所思。

江楚瑜嘿嘿一笑插话说:「阿伯是不是要去吃自助餐?冰淇淋很好吃喔!」

「是吗?那我一定要去尝尝。」

孩子的童言童语让大人都笑了,一场偶遇就此结束,江筱冬也没放在心上,小瑜生下来就是微鬈的黑发、碧绿的双眼,当时她就告诉自己要有心理准备,一定会被人好奇的东问西问,幸好小瑜是个自我感觉良好的孩子,对自己的外表满意得很。

傍晚,开车一回到家,江楚瑜就飞奔阿土伯家的菜园,缠着要大人抱他亲手摘丝瓜,平凡的一天即将结束,江筱冬心想自己的奇遇额度应该用完了,接下来只希望孩子健康长大,平凡也是一种幸福。

★★★

电话铃响了几声,一场亲切的父子对话就此展开:「儿子,你什么时候死了?我都不知道。」

「爸,你没事开什么玩笑?」罗楚俊不太耐烦的说,他手边事情多得很,这个老爸就是爱捣乱,有这样咒自己儿子的人吗?

「你孩子的妈告诉我的。」罗健英也不是胡乱猜测,找人调查了几天才确定。

罗楚俊忍不住笑了,这笑话倒是让人精神一振。「我哪儿来的孩子?」

「我就知道你不知道。」罗健英哼哼一笑。

「爸你就别装了,不想说的话就挂了吧。」

「你以前找的那个小三叫江瑜方,对吧?我来台东碰巧遇到了,她现在改名为江筱冬,有个儿子已经三岁半了。」最近老婆回法国,罗健英只好自己去旅行,没想到还能碰到自家人,只能说缘分真奇妙。

罗楚俊听了大吃一惊,老爸若不确定是不会乱说的,但他还是强自镇定说:「那又怎样?也不一定是我的。」

「是吗?那可真巧,她儿子也是绿色的眼睛,长得还跟你挺像的。」

罗楚俊只能哑口无言,坦白说他几乎忘了江瑜方,也以为她就此成为历史人物,没想到她还能搞出这一出,莫非是计划已久的阴谋?

「你收个信吧,我已经把照片和资料传过去了。」

「好。」罗楚俊正好坐在计算机前,立刻打开收信匣。

「母凭子贵,小心行事,别把他们母子俩吓到,想办法收服你儿子的心,以你老爸为典范就很不错。」罗健英不想干涉太多,只说了几个重点,到他这把年纪当然想抱孙子,不管过程如何,不能怪到小孩头上。

「我知道了,谢谢爸。」挂上电话,罗楚俊仍然难以相信,江瑜方居然有胆子做这种事,改了名字,躲去台东,还生了他的儿子!

他打开信件一看,有小孩的出生证明,还有几张母子俩的合照,小男孩的五官跟他十分相似,再从年龄推算受孕时间,应该是他的孩子没错。

当年江瑜方跟他签了合约,不能跟外界连络,出门都有秘书或保镖随行,他相信她找不到另一个绿眼睛的男人,她也没这个本事和胆识。

他就是看上她无依无靠、背景单纯才好控制,他可不想留下把柄让人威胁。

结果最大的把柄竟是他现在才知道的儿子,真是凡走过必留下痕迹,签约什么的都是浮云!

想了又想,罗楚俊终于叹口气,把秘书洪维谦叫进办公室,开口就问:「当初江瑜方离开的时候,有没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洪维谦愣了一下才想起此人是谁,随即回答:「江小姐她很合作也很平静,还送了我一盒人蔘,我检查过她的行李完全没问题。」

「她受伤住院的时候,有没有做过妇科检查?」

「没有,请问出了什么事吗?」

「这个女人没经过我的同意,也没有尽到告知我的义务,就把我儿子生下来了!」

洪维谦听了大惊失色,但是不敢发表评论,上司有了孩子,却是情妇生下的私生子,这种豪门秘辛只能听听就好,绝对不能说说。

「我把资料转给你,你马上找人去调查,我要知道她这四年来的所有状况,还有我儿子的每件事,任何细节都不能漏掉。」

「是。」洪维谦领命而去,小心翼翼的关上门,就怕上司火山爆发。

罗楚俊已经没心情工作了,再次陷入沈思,那个女人为什么改名?如果是想掩人耳目、重新来过,又何必把孩子生下来?

当初他找她签约是为了戏剧效果,印象中只碰过她一次,还是他喝醉后才发生的,当时他正烦着离婚的事,对女人兴趣缺缺,江瑜方虽然长得漂亮,他也不是没看过美女,没想到才一次就中奖了,连保险套都不保险了。

对了,那时他还发现床上有血滴,但她说是她的月经来了,于是他也没有多想,难道会是她的第一次?然后就这么怀孕了?机率明明低到不行,但孩子都生了他还能怎样?

看着照片中那对母子的笑容,他发现自己并不了解江瑜方,不,该叫她江筱冬才对。

还有她把儿子取名江楚瑜是什么意思?不跟着他姓罗,却有他名字里的楚,矛盾得很。

当初她年纪轻轻的,爱打扮爱享受,还拿了一笔遣散费,为什么会甘愿做单亲妈妈?生下儿子也不来找他要钱、要名分,安安静静的就过了好几年,直到他老爸碰巧遇到才揭露事实,如果没有这次巧遇,该不会等孩子都结婚生子了,他仍被蒙在鼓里吧?

这女人若不是太天真就是太深沈,他一时无法判断,但他会找出答案,毕竟夺子之战即将展开,台东很美丽也很悠闲,他儿子不适合在那种乡下地方长大,成长注定是要冲锋陷阵的。

★★★

一周后,台东机场。

罗楚俊一下飞机就有人来接机,送他到他老爸推荐的「娜路湾大酒店」,他放下简单的行李,冲个澡、喝杯水就出门了,目标是他儿子上的幼儿园。

根据数据显示,江楚瑜念的不是小班,而是幼幼班,这可奇怪了,怎么不是跳级的资优生?若是遗传到他的高智商,应该三岁就上小学才对,希望这孩子不会太像孩子的妈。

工作繁重,他只有三天假期,任务就是把儿子带回台北,在大都市才有压迫感,逼得人奋发向上。

罗楚俊开车来到幼儿园门口,他已事先让人打好关系,他今天的身分是有意捐款的贵宾,因此由园长亲自陪同参观。

一进门他就开始搜寻儿子的踪影,只见游乐区一群小鬼头窜动,扭来扭去的像一群变形虫,幸好他儿子天生仪表出众,没多久就让他发现了,一时间他也说不上是什么感觉,酸酸的、暖暖的、莫名的悸动。

「刘园长,我自己看看就好,妳先去忙妳的吧。」

中年女人听到这话如释重负,这位贵宾看来就是豪门公子,她怕自己招呼不周,不如让他随意去走走。「好的,我的办公室在前面,如果有事请喊我一声。」

「嗯。」罗楚俊随意点个头,继续盯着他儿子,他不得不承认,江筱冬那女人把他儿子养得不错,江楚瑜看来健康而开朗,在孩子群中如鱼得水,其他人就像黑白片,只有他是彩色的。

当孩子们玩起捉迷藏,罗楚俊立刻找到儿子的躲藏处,指着儿子的名牌说:「你叫江楚瑜?」

江楚瑜非常惊讶,他第一次看到跟他一样的人,虽然他也看过一些外国人,但没有人是这样黑头发、绿眼睛的。原本他应该是口才伶俐,这会儿却呆了一下才说:「我......我妈都叫我小瑜,你是谁?」

「小瑜你好,我是罗叔叔,今天来参观你们幼儿园。」罗楚俊蹲下来表示亲近之意,看着儿子手中的玩意儿问:「这是什么?」

「战斗陀螺,龙骑士!」江楚瑜把玩具举起来,这是他的三岁生日礼物呢。

「好玩吗?」

「好玩!要不要借你玩?」

「你真大方。」随便跟陌生人说话,随便借陌生人玩具,罗楚俊对于儿子的教育有点头疼了。

「送你也可以,你买个新的给我就好了。」

罗楚俊低笑了几声,看来儿子的教育还是有救的。「这是你妈教你说的?」

「没有,我自己发明的!」

「你真聪明。」父子俩聊了几句,罗楚俊也不想引起注意,就让江楚瑜回去跟小朋友玩,只是站在一旁静静观察。

幼幼班只上半天,他看时间差不多了,开了张不大不小的支票给园长,听了一堆感激涕零的话,就走出幼儿园大门,坐到车里等另一个人。

十一点五十分江筱冬就出现了,等到十二点接了江楚瑜,母子俩嘻嘻哈哈的上了车,看得出感情很好。

罗楚俊开车跟着他们,感觉陌生而遥远,这个女人就是替他生下孩子的女人,想想真不可思议。

江筱冬的外貌没什么变化,仍是苗条而亮丽,但要说她没变化也不对,因为她的打扮完全不一样了,齐耳的短发、素净的面容、休闲的衣着,若不细看还真认不出来。

自从甩了顾梅琳那个贪婪的女人,他对男女关系相当谨慎,结婚是想都别想了,连搞暧昧也要考虑清楚,毕竟他的身分地位摆在那里,不能再让自己陷入争名夺利的圈套。

虽然没有结婚的打算,不过他都三十二岁了,是该考虑继承人的问题,这下倒好,一个没背景、没靠山的女人为他生下了孩子,或许这是最完美的解决之道,不是吗?

★★★

「妈我要吃点心!」

「把饭吃完就可以吃点心,再吵就只能吃饭没有点心。」

跟所有的小孩一样,江楚瑜也有一口「sweetteeth」,正餐可以不吃,甜食一定要吃,每次都得母子拉锯一番,才能让他吞下营养的正餐。

母令如山,江楚瑜只得认命的吃饭吃菜,心心念念的仍是那份巧克力布丁。

奋战了快一个小时,母子俩终于吃完午餐和点心,江筱冬去厨房洗碗,江楚瑜就开始玩陀螺,八月天的阳光太强,要到傍晚她才会带儿子出门走走。

室内温度控制在二十五度,不冷也不热,音响则放着英文儿歌,好让孩子耳濡目染,就在这平淡的幸福中,一阵电铃声打破了平静。

「谁啊?小瑜去开门。」江筱冬并不担心会有坏人,台东是个纯朴的小地方,会来按门铃的不是邻居就是邮差。

江楚瑜拿着陀螺去开门,睁大了双眼喊道:「罗叔叔!」

「我来找你玩,小瑜欢不欢迎?」

江筱冬在厨房里听到声音,不知儿子又认识了哪号人物?小家伙太会交朋友了,不管男女老少都能打成一片,居然还上门来拜访,真是魅力无法挡。

江筱冬脱下围裙走到客厅,笑笑说:「你好......」

她的笑容冻结了,虽说几年不见,她对这个男人还是印象深刻,毕竟混血帅哥不是到处可见,尤其还刚好是她孩子的爸。

罗楚俊倒是神色自然,淡淡的招呼:「江小姐,好久不见。」

「呃......好久不见。」她不知道他是怎么找上门的,不可能是巧遇吧?从台北到台东可有好一段距离,只能说人生何处不相逢,越怕的就越是会来。

「妈妳也认识罗叔叔喔?」江楚瑜看看老妈又看看罗叔叔,忽然有种奇妙的感觉。

江筱冬的心跳急促,差点想拔腿就跑,做了个深呼吸才说:「小瑜你去找阿土伯玩好不好?摘一些青菜回来,晚上妈妈煮给你吃。」

阿土伯家种了几棵果树,院子相当凉快,不用担心会中暑,此刻她只能先把儿子隔开,大人之间的事不是三言两语能说清的。

「可是罗叔叔来找我耶!」江楚瑜知道自己人缘很好,老妈就比不上他。

「罗叔叔也要找你妈妈,我们有事情要谈,小瑜你晚点回来我再陪你玩。」罗楚俊主动替江筱冬解围,毕竟有些话不适合让孩子听。

「好吧,罗叔叔你一定要等我回来喔!」江楚瑜其实也想去找阿土伯,只是他对罗楚俊感到很好奇,希望多看看那双跟他一样的眼睛。

「小瑜你乖,把这些包子拿过去给阿土伯。」江筱冬从冰箱拿出一袋包子,老是麻烦人家邻居,当然要有所回报。

「Yes!」江楚瑜没忘记对罗叔叔挥个手,才蹦蹦跳跳的走出门。

等屋门一关,室内温度彷佛降低了许多,罗楚俊自动坐到沙发上,像个大老板对员工下令:「说,这是怎么回事?」

「那个......罗先生你先稍等,我去倒杯饮料。」江筱冬很有自知之明,她的脑子不算多灵活,需要时间冷静下来,也不等他响应就溜进厨房,一边准备饮料一边准备说词。

东摸西摸了十分钟,她才端了两杯果汁走出来,两人面对面而坐,气氛诡异而不安。

罗楚俊决定先发制人,冷冷问道:「妳什么时候知道自己怀孕的?」

「我......原本没想到自己会怀孕,离开台北以后就到处走走,后来在台东买了房子,孩子都四个月了我才发现。」

刚确定怀孕的时候,她完全不知所措,无法替江瑜方决定到底要不要生下孩子。后来,她在笔记本上找到江瑜方的一笔记录:「今天终于和罗董那个了,嘿嘿,好开心!」

她相信江瑜方对罗楚俊是有感情的,或许有崇拜之情,还有点虚荣的成分,总之这孩子可以算是爱的结晶,更是江瑜方曾经存在的证明,她已经占据了江瑜方的身体,又怎能剥夺无辜的小生命?再加上她害怕婴灵作祟,自己也会良心不安,就这样做了未婚妈妈,守着儿子倒也甘之如饴。

罗楚俊勉强接受她的解释,继续发问:「为什么不拿掉?为什么不通知我?」

「我不敢堕胎,是怕会伤身体,以后可能就生不出来了,医生也说都四个月了会有危险,如果我跟你连络的话,我怕你会叫我堕胎,所以只好自己生下来。」她希望这套说词不会太敷衍,其实也算一部分原因,只是更大的真相不能说出来。

「然后呢?生下来就自己养,一辈子都不告诉我?」

「罗先生,你想要孩子的话,一定有很多女人愿意帮你生,我只有这一个,我也不求什么,只希望他健康平安的长大。」罗董大人只要丢张金卡,满街的女人还不抢着去当孕母?再说他长得那么帅,看在优生学的分上,也会有女人抢购他的精子。

「妳确定?妳不希望他跟我一样成功,也没想过要继承罗家的财产?」

「每个人对成功的定义不一样,我只要小瑜开心就好......而且你给我的钱已经够多了,我跟小瑜的生活并不奢侈,这间房子才一百万,我平常做吃的卖出去也有收入,小瑜如果要出国念书也没问题。」

罗楚俊盯着她好一会儿,想看出她是真心还是假意,盯到最后他决定算了,不管她出发点是什么,至少他有了一个聪明伶俐的儿子。

「好吧,我们应该进入主题了。」罗楚俊不想计较太多,毕竟他的时间宝贵。「我要带我儿子回台北,妳有什么条件尽管提,妳把我儿子照顾得不错,我不会亏待妳的。」

终于来了,江筱冬不由得娇躯一震!从确定自己怀孕以后,就常想着会不会有这一天,三流连续剧情节再次上演,她生命中的奇遇再次出现,那就是豪门恩怨呀!

展开内容+
close

猜你喜欢

短篇 短篇美文 短篇言情 现代短篇言情
短篇
短篇

小编为大家整理归纳了短篇小说类相关的资源合集,相信朋友们通过短篇这个专题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说阅读!

查看更多>
短篇美文
短篇美文

小编为大家整理归纳了短篇美文小说类相关的资源合集,相信朋友们通过短篇美文这个专题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说阅读!

查看更多>
  • 原来爱情那么伤
    原来爱情那么伤

    短篇 / 顾凉生,温暖

    2019/04/07 | 2 人已阅

    评分:5.0

  • 合欢劫
    合欢劫

    短篇 / 夜明轩,花锦

    2019/04/07 | 3 人已阅

    评分:5.0

  • 予你昔年旧爱
    予你昔年旧爱

    短篇 / 宁时予,程以奚

    2019/04/06 | 3 人已阅

    评分:5.0

  • 禁情囚爱
    禁情囚爱

    短篇 / 霍沐峥,温心

    2019/04/06 | 12 人已阅

    评分:5.0

  • 陌生男人的来信
    陌生男人的来信

    短篇 / 程墨,云汐

    2019/04/06 | 3 人已阅

    评分:5.0

  • 独家宠恋
    独家宠恋

    总裁 / 厉连城,夏晓迟

    2019/04/05 | 13 人已阅

    评分:5.0

短篇言情
短篇言情

小编为大家整理归纳了短篇言情小说类相关的资源合集,相信朋友们通过短篇言情这个专题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说阅读!

查看更多>
现代短篇言情
现代短篇言情

小编为大家整理归纳了现代短篇言情小说类相关的资源合集,相信朋友们通过现代短篇言情这个专题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说阅读!

查看更多>
  • 原来爱情那么伤
    原来爱情那么伤

    短篇 / 顾凉生,温暖

    2019/04/07 | 2 人已阅

    评分:5.0

  • 合欢劫
    合欢劫

    短篇 / 夜明轩,花锦

    2019/04/07 | 3 人已阅

    评分:5.0

  • 予你昔年旧爱
    予你昔年旧爱

    短篇 / 宁时予,程以奚

    2019/04/06 | 3 人已阅

    评分:5.0

  • 余生曾欢喜
    余生曾欢喜

    短篇 / 陆峙廷,江沛檐

    2019/04/06 | 3 人已阅

    评分:5.0

  • 禁情囚爱
    禁情囚爱

    短篇 / 霍沐峥,温心

    2019/04/06 | 12 人已阅

    评分:5.0

  • 陌生男人的来信
    陌生男人的来信

    短篇 / 程墨,云汐

    2019/04/06 | 3 人已阅

    评分:5.0

Copyright © 2010-2018 联系QQ:2841682202@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