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彩计划聊天室彩票视频-pk拾高手计划群_天天pk10计划手机版_天天pk10免费计划永久免费小说网—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 > 福气爱很大

福气爱很大

福气爱很大

5.0

手机阅读

时间:2019-04-04 17:42

评语:《福气爱很大》贴近生活实际,读来令人倍感亲切。人设很特别,语言张弛有致,笔法精炼,尤显难得。

热门小说《福气爱很大》是凯琍倾心创作的一本短篇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傅宗圣纪晓洁,书中主要讲述了:纪晓洁出生就没了母亲,算命仙一句话断定她克亲,所以她继承不了父亲的姓氏,永远是个私生女,只能在父亲家里当个佣人,没有地位、没有声音。她脸上从来没有笑容,因为心中冰天雪地冻成一片,她总是低着头,因为眼前的世界不属于灰姑娘,虽然仍偷偷期待得到爱,只是究竟谁能给她温暖……傅宗圣眼高于顶唯利是图,是忠于自己的自私王子,也因此他才答应政策联姻,和门当户对的对象订婚。但这时有个女人闯入他的生命,竟是未婚妻的妹妹?!听说她是个不祥的女人,却三番两次替他化解难题,一次阴错阳差的意外让两人有了命定的交集,他开始正眼瞧她,心里竟起了异样的骚动!生平首次他做了个可能赔本的决定,宁可放弃所有的千金小姐,也要抓住这颗幸运星……

精彩章节

纪晓洁从来没做过这么复杂的健康检查,幸好大多在同一个楼层,服务人员也很亲切,她早上八点报到,午后四点才完成各种项目。其中以妇科检查让她最不自在,但她也知道这很重要,希望自己不会有问题,她才刚要开始新生活,万一像偶像剧里那些主角一样得了什么绝症,可没有白马王子会来救她。

当她踏着轻快的脚步走向医院大门,忽然看到一个黑色皮夹躺在地上,前方则是两个男人的背影。

她加快脚步,抓起皮夹就往前跑,同时高喊着:「先生、先生!请等一下!」

好几个人一起回过头来,纪晓洁扬起手中的皮夹,对着那两个有可能是失主的男人问:「请问这是不是你们的皮夹?我刚才在你们后面捡到的。」

「董事长,这好像是你的皮夹。」比较年轻的那个男人说。

年长的男人掏掏自己的口袋和裤袋,睁大双眼说:「还真是我的没错!真是老糊涂了我!」

纪晓洁把皮夹送上,微笑提醒道:「你检查看看东西是不是都还在?」

年长的男人打开皮夹,不急着检视钞票或信用卡,反而拿出一个红色的平安符,看起来很有岁月的痕迹。「就这个最重要了,其他的都不要紧,小妹妹谢谢妳啊!」

小妹妹?纪晓洁只觉好笑,很久没有人这样叫她了,这位伯伯看起来五十岁出头,慈眉善目的感觉很亲切,尤其他那么看重平安符的样子,说他是一位董事长还真让人讶异。

「爸,你们在做什么?」忽然一个高大的男人走过来,问了这么一句。

纪晓洁回过头,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花内裤......喔不,应该是她的未来姊夫,傅宗圣先生。最近她看了报纸,才知道他们傅家的财团势力,不愧是林大小姐会选上的对象。

傅宗圣看到她也愣了一下,他认出这个女孩是林家的那个女佣,那天晚上还提醒他石门水库门户洞开,记得好像叫什么纪小洁的。

「宗圣啊,这个小妹妹捡到我的皮夹,我要好好的谢谢她。」傅耕彦笑呵呵地拿起平安符说:「钱财只是小事,重要的是你奶奶给我求的平安符,我从小到大没离过身,要是弄丢了我可会倒霉的。」

「纪小姐,非常谢谢妳。」傅宗圣希望自己的记忆力没出错,会在这里碰到已经很巧了,还刚好让她捡到他父亲的皮夹,怎么每次都欠她人情?

傅耕彦指着儿子问:「咦,你认识这个小妹妹?」

「纪小姐是逸婷家里的员工,有一次我刚好遇到纪小姐,那时她也帮了我一个忙。」傅宗圣还没向家人提过婚约取消的事,打算等林逸婷表态后再说,毕竟是他决定要放弃,女方没了里子总得要留点面子,他也该表示一下绅士风度。

「原来是这样!」傅耕彦对这个女孩觉得更有缘了。「纪小妹,既然大家也算熟人,阿伯我请妳吃个饭,再包个红包给妳!」

纪晓洁哪敢接受,摇头又摇手的婉拒道:「阿伯谢谢你,不过真的不用了,只是小事而已。」

傅耕彦不打算就这样放人。「那妳说妳要去哪里?我们开车送妳一程。」

「不用麻烦了,我骑机车来的。」

骑机车?傅宗圣想到林家在郊区的那栋别墅,这女孩骑车来回也真辛苦,他看出父亲有意多聊几句,干脆打圆场说:「纪小姐,不如我们一道走吧,送妳到机车停车场总可以吧?」

「呃......当然可以。」纪晓洁也不好意思再婉拒了。

就这样,董事长傅耕彦、总经理傅宗圣和秘书小王,陪着一个小女佣去牵车,如此排场可说相当荣耀了。

傅耕彦对纪晓洁相当有好感,像个大婶一样好奇地问:「纪小妹,妳几岁了?还在念高中吗?妳的名字怎么写?」

「我二十二岁了,今年六月就要大学毕业,我叫纪晓洁,纪念的纪,破晓的晓,洁白的洁。」纪晓洁老老实实的回答,这些问题没什么不能回答的。

「看不出来妳这么大了,念哪间学校?什么科系?有没有男朋友?」

「我念台大会计系,没有......没有男朋友。」纪晓洁的脸颊有点红,面对这样一个亲切的阿伯,她实在不知怎么说谎或敷衍。

「真乖啊,等毕业后再交男朋友也是很好的,妳家里还有什么人?几个兄弟姊妹?」

纪晓洁的脸色变得为难,安静了一会儿才说:「我......我妈过世了,我没有爸爸......也没有兄弟姊妹。」

气氛忽然变得沉重无比,傅耕彦自觉说错了话,对儿子发出求救的讯息,傅宗圣赶紧转移话题说:「对了,妳怎么会来医院?身体不舒服?」

「我没事,只是来做健康检查。」

傅宗圣听了眉头一挑,在他们家开的这家综合医院,自费的基本健康检查五万块起跳,这个小女佣怎么会有这么多钱?再仔细一瞧,她身上的衣服质料很好,他对女装没有研究但也能判断那是高档货,应该不是一个学生、一个佣人所能负担的商品。

这女孩眉清目秀,言谈之间很单纯的样子,却像个谜让人好奇,她身上似乎有不少秘密。

傅耕彦刚才说错了话,这时立刻附和:「健康检查很好啊!妳现在还年轻,提早预防、提早保健,才不会像我一样,老了以后全身上下都是毛病。」

纪晓洁恢复平静表情,点点头说:「阿伯说得对,身体健康最重要。」

聊着聊着,来到路旁的机车停车格,在三个男人的注视下,纪晓洁有点笨手笨脚的穿上防风外套,再戴上安全帽和手套,羞涩的说:「不好意思,我先走了。」

「路上小心,下次一起吃饭!」傅耕彦还是不放弃要答谢恩人的念头。

「好,有机会的话,再见!」

纪晓洁骑车离开后,傅耕彦拍一下儿子的肩膀,从好奇的大婶转变为稳重的大叔,沈声道:「可能的话就提拔她一下,人又乖又懂事,介绍给你弟也不错。」

「你这么中意纪小姐?」傅宗圣没问怎么不介绍给他这个长子,因为他现在还算是有未婚妻的男人。

「直觉。」傅耕彦指着自己的脑袋,他看人看了五十多年,可没那么无聊就想请人吃饭,纪晓洁小妹妹是个好女孩,她以后的男朋友可有福了,希望自己的儿子能有一个得到这份好运。

★★★

「总经理,林逸婷小姐找您。」

听到秘书小王在电话里的声音,傅宗圣有些诧异,自从他寄出那份文件约有十天,林逸婷一直不动声色,也没传出他们解除婚约的消息,他心想应该给她多一点时间,毕竟她是女人,又是被放弃的一方,难免需要冷静一下心情,今天想必是来摊牌的吧?

「请她进来。」

「是。」

当一身名牌的林逸婷走进办公室,只见傅宗圣亲自泡了一壶茶,给他的前任未婚妻倒了一杯,温和笑道:「最近还好吗?」

真会装啊!林逸婷恨不得咬他几口才过瘾,表面上却仍得装成大家闺秀,微微笑说:「我一向爱惜自己,当然过得很好。」

「那就好,我可以放心了。」他这话一语双关,相信她听得出来,就算他曾有一丝愧疚,也不用担心她打击过大、要死不活的。

林逸婷不想浪费时间跟他斗气,喝了口茶就表明来意。「我已经知道你退出的原因,现在我想给你另一个选择,你知不知道我有个同父异母的妹妹?」

「不知道。」就算知道又如何?订婚之前,傅宗圣对林家做过基本调查,倒是没查出这消息,看来豪门之间秘密不少,幸好他的父母亲感情甚笃,不曾往外发展,他可不想有个流落在外的弟弟或妹妹。

「我爸年轻时也胡涂过,跟他的女秘书生了一个女儿,只比我小两岁。其实你也见过她,就是纪晓洁,在我家当女佣。」

「是她?」他这下真的惊讶了,那天纪晓洁怎会说自己没有爸爸也没有兄弟姊妹?嗯,可能是林家夫妇故意虐待她,叫她做女佣又不肯承认她的身分,难怪她回答那问题的时候会一脸愁苦,一时间他有点心疼的感觉,若有机会还真想拉她一把。

他从十八岁就走进商场,自认不是圣人也不是慈善家,不过在能力范围内做点小事,他倒是愿意的,只要不损害他的利益就好。

「纪晓洁虽然没有我漂亮、没有我丰满,勉强也还算过得去,我跟她又是同血型,如果你同意的话,我希望由她做我的代理孕母,这样生下来的孩子也不会有问题。」

傅宗圣再次受到震撼,他万万没想到前任未婚妻的脑子里都是浆糊,幸好他急流勇退,没有真正让她当他孩子的妈。「这是妳自己想的点子?」

林逸婷倒是没有邀功的意思,坦承说:「是我哥提醒我的,我差点都忘了我还有这个妹妹。」

「你们兄妹俩还真是......」他摇摇头,对于这对天才兄妹无话可说。

「我已经让她去做了健康检查,你放心,她一切正常。」

难怪那天会在医院碰到她,谜团正在散去,这种发展挺好的,于是他笑得更加亲切。「听妳这么说,纪小姐已经答应了?」

「我会说服她的,只要给她一笔钱,她一定会答应。」

「她很爱钱?」捡到皮夹为何不据为己有,也不肯让失主答谢?

「当然,她身上的衣服都是我赏给她的,有哪次不是高高兴兴的收下?这丫头一出生就克死了她妈,还被算命的说是扫把星,在我们家的地位比佣人还低,根本没有人敢接近她,连我爸都不敢让她姓林,免得扫到她的霉运。」

他越听越觉惊叹,林家人的迷信可笑之至,而纪晓洁确实倒霉,诞生在如此愚蠢的家庭。

「林小姐,谢谢妳的提议,但很抱歉,我是个商人,我追求的是最大的利益,我只想找个有生育能力的千金小姐,代理孕母对我来说麻烦太多、变量太大,我不愿意冒这种险。」尤其他已经发现林小姐的脑子不太好,林家的迷信程度又太严重,他可不想跟他们牵连在一起。

日后他会记取教训,找对象都得要求女方提出证明,免得浪费时间,还惹来一些怪人。

「可是我......我的条件这么好!」林逸婷没想到自己会再次被拒绝,她的安排不是已经很完善了吗?

「没错,妳一定找得到更适当的对象,在这个时代,不孕症也不是绝症,只是我太忙了,不想花时间去努力;至于代理孕母的做法,可能也有人会同意,只不过刚好不是我。」

他说得那样笃定,她却越发的困惑起来。「你确定你不会后悔?」

「真的很抱歉,妳可以把责任都推到我身上,我不会有任何意见,希望我们好聚好散,也祝妳找到如意郎君。」

她还在发愣的时候,他悄悄按下桌上一个按钮,随即传来秘书小王的声音。「总经理,还有五分钟要开会,请您准备一下。」

这是早就录好的送客之道,傅宗圣满脸歉意的笑。「不好意思,我还有工作,今天就聊到这儿吧。」

「夫妻做不成,我们还是朋友吧?」林逸婷再傻也知道自己现在不受欢迎,但她不会放弃的,还有哥哥会帮她,傅宗圣总有一天会看清现实,她才是他最好的选择。

「那当然,我们本来就是朋友。」他跟林逸轩还有生意往来,商场上没有永远的敌人或朋友,人情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送走了前任未婚妻,傅宗圣心情大好,请神容易送神难,算是不幸中的大幸啊!

★★★

清明节前一天,纪晓洁骑了一个半小时的车,来到位于三芝的一座墓园,明天会有很多人来,她决定提早一天休假,才能好好陪母亲一段时间。

当初她母亲纪文兰难产而死,林晋程似乎良心有愧,大手笔在这座墓园中买了个墓地,听说法事还做了七七四十九天。不过多年来也只有纪晓洁会来祭拜,因为母亲当年的丑闻,纪家人早已对她们母女抛弃并遗忘。

虽然她只看过母亲的照片,没有什么真实的感觉,但在这世上死人有时比活人可爱,至少不会说些难听的话,还会静静的听她说些傻话。

她跪在墓碑前点了三炷香,低声道:「妈,我最近去做了健康检查,医生说我的身体很健康,就是有点贫血,我会好好保重自己,请您不用担心。还有,我已经找到工作,房子应该也没问题了,毕业以后我会认真工作,做每件事都会谨慎小心,希望您在天之灵也能保佑女儿平安。」

她对人生没有奢望,只求平安两字,家庭温暖是不用想了,爱情婚姻也不觉得憧憬,才二十二岁却彷佛七老八十,没人疼的孩子只能自己快快长大。

经过这段时间的努力,她已被一家贸易公司内定,毕业后就能去上班,找房子的事也有了眉目,目前在跟房东谈签约,只要先站稳自己的脚步,相信日子会越来越好过的。

离开墓园后,纪晓洁骑车前往一家百货公司,因为刘管家交代她去里面的超市买东西,有些进口的商品就是得特别选购,谁叫林家的几个主子都那么挑嘴呢。

她照着单子买了几样食品,结账后就要离开,逛百货公司从来都不是她的消遣,她没有那种时间和闲钱,当她快走到大门口的时候,听到一个不甚熟悉的声音:「纪小妹,我们又碰面了!」

回过头,纪晓洁很快认出那位阿伯,原来是在医院掉了钱包的傅董事长,旁边还有一个粉妆玉琢的贵妇,两人有点像野兽配美女,不过有钱人就是有气质,多看两眼还是挺相配的。

「呃......你们好。」他们应该是来逛街的,不像她是为工作而来。

「才几天不见而已,我们真有缘!这是我家的美女老婆。」傅耕彦主动替她们介绍。「这是上次捡到我皮夹的那个小妹妹,我们宗圣也认识她,说是逸婷家的员工。」

「喔,就是妳啊!真多谢妳。」王韵纹笑得很自然,并没有贵妇的矜持,她听老公提过这件事,对纪晓洁的印象颇佳。

「小事而已,不用客气。」把东西捡起来还给原主人,纪晓洁认为只是举手之劳,对于傅阿伯的热情她有点承受不起。

傅耕彦看她身上挂了个斜背包,手上还提着两个购物袋。「妳来买东西?」

「嗯,我们管家交代的。」

傅耕彦和王韵纹互望一眼,难道纪小妹在林家是当佣人?看她穿的衣服不错,又是台大的学生,还真是想不到!不管怎样,傅耕彦身为男人就要表示风度。「重不重?我帮妳提。」

「一点都不重,我习惯了。」

「上次说要请妳吃饭的,不如现在就走吧!」傅耕彦又提起这件事。

「谢谢,不过我还要回去做饭,我得先走了。」纪晓洁相信傅阿伯的诚意,但这世界是有阶级之别的,她不想搞混自己的立场。

傅耕彦也知道对这女孩不能勉强。「好吧,妳骑车小心点。」

「嗯,再见。」原本就该如此告别,纪晓洁却发现傅太太的背影有点不对劲,在那高级米色套装上有个污点......

「伯母,请妳等一下......」她迅速拿下披肩,围在傅太太腰间,才低声说:「我们去洗手间,我有带卫生棉。」

「啊?」王韵纹愣了一会儿才搞清楚,她今年五十岁,已进入更年期,两、三个月才来一次月经,这次自己也没察觉到,幸亏有这女孩贴心的提醒,否则今天真要糗大了!

「怎么了?」傅耕彦紧张兮兮的问,王韵纹凑到丈夫耳边说了两句,傅耕彦随即尴尬一笑。「幸好遇到纪小妹,麻烦妳了。」

「别客气。」纪晓洁的经期也不是很准,总是随身携带一、两片卫生棉,免得有突发状况。

两个女人一起走进洗手间,很快解决了问题,纪晓洁看傅太太站在镜前补妆,美女果然随时都会注意外表,哪像她根本懒得化妆。「伯母,这条披肩就送妳吧!」

「这怎么好意思?」王韵纹有想过拿自己或丈夫的外套来遮掩,但女人总是爱美,从镜中看来,这条披肩和她的套装还真配。

「这是林逸婷小姐送我的,她以后是你们家的媳妇,孝顺妳也是应该的。」

「妳还真老实。」王韵纹笑了,这女孩借花献佛也这么坦白。

「林小姐常送我衣服,不然我怎么买得起?」纪晓洁耸耸肩,不介意承认自己的贫穷,她太苗条了,打肿脸也充不了胖子。

「妳穿起来就是跟别人不一样,有妳自己的气质。」

「谢谢,伯母妳才是真正的美人,傅伯伯也这么觉得。」

两个女人一边互相夸奖,一边走出洗手间,一看到傅耕彦,纪晓洁主动告辞。「不好意思,我真的得回去了。」

傅耕彦也不强求。「好,有机会我们去林家作客再找妳。」

「嗯,到时我泡茶给你们喝,再见!」纪晓洁挥挥手,利落的转身离去。

看着纪晓洁的背影,王韵纹搂住老公的手臂说:「这孩子又乖又贴心,我们只有儿子没有女儿,如果有个干女儿该多好。」

「娶来当媳妇不是更好?还可以生孙子给我们玩。」

「老大已经订婚了,老二又不够成熟,每次交女朋友都不到三个月,我怎么敢害人家纯情少女?」王韵纹瞪了老公一眼,也不知道这两个孩子到底像谁。

聊起孩子的事,夫妻俩就有说不完的话,回家后又对两个儿子说了今天的偶遇,纪晓洁三个字在他们家就等于小天使,下次不管谁碰到了一定要好好答谢。

★★★

周末夜,接到林逸轩的邀约,傅宗圣来到饭店的一间套房,一进门就苦笑道:「怎么约在这里?该不会帮我找了女人吧?我可是很自爱的,别害我上新闻。」

套房里有客厅、卧房和吧台,桌上已摆着美酒和配菜,林逸轩替两人都倒了杯红酒。「我想在这里谈话会比较方便,逸婷晚一点也会过来。」

「你是来当她的说客?」傅宗圣不想虐待自己,坐下来先吃喝几口,没想到那个傻女人还没死心,而傻女人的哥哥也不怎么聪明。

「你跟逸婷毕竟都订婚了,真的没办法挽回吗?」

「你应该也知道我退婚的理由了,你们连代理孕母这种事都想得出来,坦白说我完全无法接受。我这个人又忙又懒,最不想惹的就是麻烦,还是好聚好散吧!」况且他对纪晓洁的印象不错,又欠了她好几次人情,怎么可能把她当成代理孕母?那女孩已经够苦命了好不好?他不算君子但也绝对不是禽兽,林家兄妹的做法简直让他想吐!

「可是,逸婷她对你就是不能死心......」林逸轩也知道这种事无法勉强,但女人一旦变得死心眼,狂风暴雨也挡不住。

「这年头有谁一定不能没有谁?我跟她也只有到接吻而已,并没有多深厚的感情,过段时间她就会想开了,你该做的是好好开导她,而不是给她出些怪点子。」

林逸轩望着那杯红酒,心想来不及了,他只能低头喝汤,希望结果不会太严重。

「等她来了我就走,你慢慢劝她,叫她找个温柔一点的男人,我太现实了不适合她。」傅宗圣不想继续这话题,干脆提起工作上的事。「对了,上次你们标下的那块地,准备要卖还是租?」

林逸轩打起精神,勉强笑道:「应该会再炒作一下,你也知道有都更计划,转手的利益不低。」

「没错......」他们做土地和建筑的就是无奸不商,傅宗圣自己也是个中高手,就在他想发表一下奸商理论时,忽然觉得头晕起来,怪了,他才喝一杯而已,平常的酒量可没这么差。

抬起头,他看到林逸轩闪躲的眼神,心头一惊,莫非真的要给他找女人,代理孕母的计划仍要实行?该死的林家兄妹,他们居然给他下药!

周末晚上,纪晓洁待在自己房里看书,今天晚上林家四位主子都不在,刘管家就让大家各自解散,有事再打室内分机。

静默中,手机铃声忽然响起,她愣了一下才接起来,很少有人会打给她,就连老师和同学也没怎么找她,因为她总是独来独往,这个时候会是谁打来的?

电话那端传来林逸婷的声音,声音低低的似乎怕被人听到。「晓洁吗?妳帮我送套衣服过来,我在饭店跟朋友开Party,不小心把衣服弄湿了。」

「是,请问您要我带哪套衣服?」纪晓洁没出过这种任务,但还是一口答应,大小姐给过她那么多衣服,又出钱让她做健康检查,她跑一趟也是应该的。

「我相信妳的眼光,找一套比较性感的就行了。」

「好的,我会尽快赶到。」

「我会交代阿清开车送妳过来,妳骑机车太慢了。」

「谢谢小姐。」纪晓洁脱下制服换了一身得体的衣服,先到刘管家那里报告一声,才转向大小姐的卧房,迅速找出一套性感又不失高雅的衣裙,用纸袋装好了就冲向大门口。

小姐在Party上一定要是最漂亮的,她必须赶快送过去,不能让小姐没了面子。

司机阿清开车在门口等她,看起来心情不错,反正主人都不在家,他就装模作样的替她打开车门说:「大小姐,请上车。」

「别开玩笑了!」她才不坐后座,她又不是真正的大小姐,她坚持坐到前座,跟阿清同等地位,这才是她该待的地方。

阿清开车的技术可比赛车手,没多久饭店已经到了,这时阿清又接到一通电话。「林少爷要我去别的地方,妳可以自己回去吧?」

「嗯,我会叫出租车,再拿收据跟刘管家报账。」

「好,回头见。」阿清把方向盘一转,一溜烟的失去了踪影。

纪晓洁抬起头走进饭店,她穿得也算落落大方,没被服务人员询问,直接搭了电梯上楼,她记得小姐说的房号,很快就找到目标。

她怕打扰了小姐和朋友的玩兴,于是先打手机通知。「小姐,我已经在门口了。」

「门没关,妳直接进来。」

「是。」纪晓洁推开房门,看到一个小客厅和吧台,室内没有别人只有林逸婷,难道Party是在更大的房间?她不敢过问,提起纸袋说:「小姐,妳看这套可不可以?」

「还行。」林逸婷站在吧台前,有点心神不宁的样子。「妳喝点饮料吧,辛苦了。」

「不辛苦,应该的。」

「妳在这里等着,把我身上这套衣服带回去,要马上清洗。」林逸婷说着就走进卧房,关上房门。

纪晓洁虽然不敢坐下,但是当真有点渴了,拿起桌上的饮料闻了一下,似乎是汽水,喝起来很甜,她不喜欢太甜的东西,不过因为渴了还是喝得见底。

她等了十五分钟,心想大小姐可能在补妆,接着她又等了十五分钟,开始觉得不太对劲,大小姐不是要跟朋友开Party吗?耽误了时间怎么办?

她走上前敲敲门,没人应声,她心中更加疑惑,该不会出了什么意外吧?她干脆打开房门,没看到林小姐的身影,却见到床上躺着一个男人,走近一看居然是花内裤......「傅先生?」

怎么只有他一个人,大小姐居然消失了?更诡异的是傅宗圣只穿着长裤,露出小麦色的健壮胸膛,忽然她有种踏入陷阱的感觉,孤男寡女同处一室太危险了。

她出于本能的想逃开,这时他却猛然睁开眼睛,把她吓了一大跳!

「呃......」她愣愣的不知该说什么,晚安,你好?

「林逸婷人在哪里?」他的声音沙哑,像是得了重感冒。

「我不知道,小姐叫我送衣服过来,可是她不见了......」纪晓洁还没说完就看到墙角一个纸袋,那不正是她从林家带来的衣服吗?小姐到底上哪儿去了,怎么把未婚夫丢在这里?

「打电话给我的秘书,叫他来接我。」

「请问他的手机号码是......?」

「我不记得了,妳找看看我的手机在哪里......」他皱着眉头,非常不舒服的样子。

「是。」她翻过他的外套和衬衫口袋,只有皮夹,没有手机。「会不会在你裤子里?」

「妳来找。」

看他浑身无力的样子,该不会是中风或心脏病发作吧?人命关天,事不宜迟,她立刻把手伸进他的裤袋,哈,有了,她一摸就有感觉,硬硬的,想拿出来却发现还隔着一层布料,天哪......那不是手机!

傅宗圣倒吸了一口气,这女孩是自找的,他抓住她不安分的小手。「我会给妳钱,妳忍耐一下。」

「什么?」她还搞不清楚怎么回事,已经被他压到身下、堵住双唇,就这样交出了自己的初吻,没想到就连初夜也得奉上......

展开内容+
close

猜你喜欢

短篇 现代短篇 短篇言情 都市异能
短篇
短篇

小编为大家整理归纳了短篇小说类相关的资源合集,相信朋友们通过短篇这个专题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说阅读!

查看更多>
现代短篇
现代短篇

小编为大家整理归纳了现代短篇小说类相关的资源合集,相信朋友们通过现代短篇这个专题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说阅读!

查看更多>
  • 娱记生涯
    娱记生涯

    都市 / 林小雷,文浅浅

    2019/04/09 | 3 人已阅

    评分:5.0

  • 秀色可餐
    秀色可餐

    都市 / 林亦,安若涵

    2019/04/08 | 4 人已阅

    评分:5.0

  • 女人,嫁给我
    女人,嫁给我

    言情 / 顾斜阳,顾暖阳

    2019/04/08 | 3 人已阅

    评分:5.0

  • 那年正好
    那年正好

    言情 / 盛航,庄宁恩

    2019/04/08 | 3 人已阅

    评分:5.0

  • 囚笼宠妻
    囚笼宠妻

    都市 / 腾原煜,简喻

    2019/04/08 | 3 人已阅

    评分:5.0

  • 刘先森,我们没有余生
    刘先森,我们没有余生

    都市 / 刘昊天,凉秋

    2019/04/08 | 3 人已阅

    评分:5.0

短篇言情
短篇言情

小编为大家整理归纳了短篇言情小说类相关的资源合集,相信朋友们通过短篇言情这个专题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说阅读!

查看更多>
都市异能
都市异能

小编为大家整理归纳了都市异能小说类相关的资源合集,相信朋友们通过都市异能这个专题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说阅读!

查看更多>

最新资讯

Copyright © 2010-2018 联系QQ:2841682202@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