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彩计划聊天室彩票视频-pk拾高手计划群_天天pk10计划手机版_天天pk10免费计划永久免费小说网—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 > 心动那一年《上》

大发快三官方开奖直播

心动那一年《上》

5.0

手机阅读

时间:2019-04-04 20:12

评语:书写的真的很赞!作者文笔好,剧情不水,内容也挺精彩。还有一点是主角很聪明,思维敏捷,看的真爽。请支持

标签:
《心动那一年《上》》是一部作者宋雨桐写的一部精彩短篇小说。主角齐藤浅羽席舞,故事情节描述:人家在舞会遇见的是白马王子,她遇见的却是无敌大英雄。出色优秀的他,身形瘦削却结实,微鬈的短发利落有型,整个人带着些慵懒迷人又桀骜不驯的气质!他嘴角微弯、笑容晏晏,那模样摆明了是在戏弄她,却依然让人心动,害她的一颗心怦怦乱跳……而这样完美的男人竟然对她说:我们交往吧,舞冬末。」这一切真是来得让她猝不及防呵!一般人谈恋爱,都是这么快的吗?第一次见面就被抱,第二次见面就订好约会,第三次见面就被亲额头,开口说要交往?这根本让她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尤其听到他说他第一眼就喜欢她,心都要开出花来~~既然亲都亲了,抱也抱了,再矜持下去就太假了,对吧?......信彩计划聊天室彩票视频-pk拾高手计划群_天天pk10计划手机版_天天pk10免费计划永久免费小说网为大家提供心动那一年《上》小说在线阅读。

精彩章节

高级的音响喇叭,华丽的舞台,四处缀饰着鲜花彩带,衣香花香酒香女人香,今夜S大的学生活动中心呈现出非常不同的氛围。

大一的新生迎新舞会,是S大的盛事,也是舞冬末人生很难得的一件大事,为了盛装出席,她花了很多的私房钱去为自己添置一件漂亮的薄纱紫色绣花小礼服,和一个桃红色的迷你宴会包,微蓬的短裙可以衬托她修长美丽的腿和纤细的腰身,细肩带的设计可以彰显她迷人的颈部曲线和浑圆好看的双肩。

她不是顶尖的美人,仅仅只是清秀而已,可她身材比一般女孩高些,纤细又均匀有致,乌黑的长发很飘逸,所以不管怎么看都还是温柔可人的美人一枚——如果她乖乖站在那里微笑的话。

那是如果。

如果通常代表有变量发生,譬如,当她看见某位女同学在黑黑暗暗的舞池中,遇到硬要亲她抱她摸她的色狼时——

舞冬末皱眉再皱眉,握着香槟酒杯的指尖微微使力。她真的很不愿意在这美好的夜晚多管闲事,今天她是抱着可以等到一个白马王子请她跳舞的心情而来,否则她何必特别花钱来买身上这件美丽的小礼服?

可是,看到那只咸猪手在那位女同学的身上摸来摸去,那女同学急得快哭出来却不敢叫出声的模样,她就真的很不爽。

那男人以为他是来到酒店吗?该死的家伙!

想着,舞冬末的脚步已往前方目标移动,她的唇边带着笑,走路的姿态也算是优雅,所以当她走近那个男人时,对方是完全没有危机意识的……

直到她手上的那杯香槟酒准确无误地泼到那人的脸上,淋得他一身——

「啊!」被欺负的那只柔弱小白兔此刻惊慌失色地叫出了声,对眼前所发生的一切感到错愕又惊吓不已。

男人狼狈地伸手抹脸,挑眉,大吼出声。「妳这个女人是哪里有病啊?竟拿酒泼在我脸上?」

现在本是慢舞时间,音乐声不算太大,经这男人一吼,众人的目光全都移了过来。

「谁叫你对一个柔弱的女同学硬要摸硬要抱的?没看见人家不愿意吗?看你虚长我们几岁,为什么不懂得什么叫尊重?什么叫礼貌?」舞冬末义正辞严地一字一句对着那男人说。

这里可是大学的迎新舞会,又不是可以随便闹事乱来的酒店,她就不信这男人敢公然在这里对她一个女生怎样!

男人没好气地瞇起眼。「妳会不会太多管闲事了?见鬼的!妳这女人哪来的?什么系的?」

「你管我什么系的?一个大男人这样公然欺负女生象话吗?是个男人就该下跪认错!」舞冬末的腰杆子挺得笔直,完全不打算示弱。

就算这个高大威武的男人,此刻正一脸凶恶地挑着眉瞪她,一副想要把她掐死的样子。

「那个……」有只小手在拉舞冬末的礼服裙襬。

舞冬末侧脸看了那柔弱又害怕的女生一眼,对她微微一笑。「不要怕,我在帮妳出气呢,如果他不下跪认错,我就拎他去警察局。」

说完,又转过去瞪向那个高大威武,却气得快翻白眼的男人。

「喂,女人,妳真的很搞不清楚状况,我跟她是妳情我愿——」

「你真够不要脸的你!她都快被你欺负到哭了,你还说妳情我愿?你当别人都是瞎子吗?」真够让人生气的,众目睽睽之下,这男人还可以睁眼说瞎话?

「那个……」那只小手再次拉拉舞冬末的裙襬,只不过这回拉得比方才再用力那么一点点。「这位同学……我真的没关系……」

「什么没关系?他这种行为跟色狼无异!这里是大学校园,怎么可以视而不见助长歪风?」舞冬末再次义正辞严地说道,还握了握那位小白兔的手。「妳放心,不要害怕,这里人这么多,难道他会吃了我?」

「不是的……我真的很谢谢妳这么担心我……可是我……」

「说了妳别怕,这里这么多人,我就不相信他还敢欺负妳!」舞冬末看对方一副凶神恶煞样,越想又越气,连腰都扠起来了。

小白兔怯生生地说:「他是我男朋友……」

「什么?」舞冬末愣住了,傻傻地转头看着眼前的小白兔,觉得一股冷意从脚底一直窜上来。

噗——

有人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

声音近到就在她的脑后似的。

不过她现在根本没空管是谁在笑她,或者说,现在应该所有人都在笑她吧?因为这真的很可笑。

有没有这么糗啊?她竟然在新生舞会上搞了这么一个大乌龙?义正辞严地指着人家的男朋友说是色狼还不够,还要人家下跪认错,说要把人拎到警察局?

「可是妳明明一副快哭出来的样子……」舞冬末的脑袋在发晕。

「我只是不习惯他在大庭广众之下这样摸我……」小白兔吐吐舌,害怕地看了男朋友一眼,他正一脸铁青地看着她。「他很凶的,所以我不敢说不……」

噗——

又一声笑从她脑后传了过来。

真是够了……

舞冬末咬唇再咬唇,看着那位高大威武的男人,很快弯身道了歉。「对不起,这位学长,是我……误会了,真的很抱歉。」

她舞冬末能屈能伸,这点倒是她很引以为傲的。

「学长?刚刚不是还叫我色狼?」男人气呼呼地转身不知从哪取来一杯酒,想也不想便往她脸上身上泼去——

舞冬末倒抽了一口冷气,感觉冰冰凉凉的液体透过薄纱渗进内衣里。

「妳以为道歉就了事啦?给本大爷跪下!妳这个臭女人害我丢这么大的脸,不下跪认错,妳以为我会放过妳?妳这个搞不清楚状况的女人!妳知道本大爷是谁吗?竟然把本大爷当色狼?妳该死的给我过来!」

男人的粗手一伸,一把便把舞冬末给扯过来甩在地上,力道之大让她的头磕到一旁的石柱,痛得她眼冒金星。

「跪下!」粗手又要去扯人。

一只手横空劈了过来——

只是轻轻一击,那高大的男人却顿觉手一麻,瞬间施不出力来,几乎失去知觉,简直像见鬼了一样。他愕然地抬起头——

眼前的这位,一八五的身高,身形瘦削却结实,微鬈的短发完全无须刻意修整便利落有型,身穿略微宽松的黑色V领T,修长有力的双腿被包裹在窄管的黑色皮裤里,搭着休闲式的卡其绒帆船鞋,整个人带着些慵懒迷人又桀骜不驯的气质。

微瞇的双眼显示着他的不悦。

「天啊!他是谁?也太帅了吧!」有小女生在旁尖叫出声。

「是啊。他是谁?是我们学校的学生吗?见都没见过!」更多的人凑过来,望着那男人的眼睛闪着星星。「噢,有没有这么帅的啊?像明星一样!」

「比明星还耀眼……」

「究竟是哪个系的学长?」

「如果他是我们学校的,我怎么可能没见过、没听过?本校前三大美男子的名单里也没他这位啊。」说话的这位是S大的包打听,大三医学系包茵茵,职业是兼职媒婆无误,专爱替俊男美女配对,眼睛像装了闪光灯似的,只要哪里有俊男美女绝逃不过她的眼。

人群中几位同是大三的男同学一听望了过去,也跟着好奇了。「是谁抢了我们学校第一美男费安的风头?」

「他叫齐藤浅羽,日本京都产业大学经营系的交换学生,现在是我们大三企管系的学生。」有人开了口。

「噢……」众人的目光还是落在那男人身上。「日本人?难怪看起来武艺高强,应该是练过剑道或合气道……」

「不,他是华人后裔。父亲是日本华人本姓齐,后来为了行商方便冠上日本姓齐藤,母亲是台湾人,讲起中文比我们还好听流利呢。」

「你怎么这么清楚?你认识他?」众人此刻终是回头望向说话的人,这一望,下巴差点没掉下来。

说话的人正是被封为S大第一美男子的费安,此刻他正一脸的笑,依旧很有耐心地回答众人的问题。「因为我刚好就是那位带他去教务处报到填表格的人啊,而且我们现在不巧还是同班同学。」

「天啊,一山不容二虎耶……」

「S大第一美男子的封号怕是要换人了……」

好吵……

旁边的碎言碎语,舞冬末没听清楚,她的头有点晕、有点痛,还没从刚刚被摔的震惊与疼痛中恢复过来,脸便贴上了一堵温暖宽阔的胸膛。

「睁开眼睛看着我,会想吐吗?」男人清冷的语调中带着一丝关心。

她睁眼,静静瞧着眼前这男人——浓黑霸气的眉,英俊深刻的五官,薄而好看的唇,看起来冷酷霸道,此刻的眼底却承载着一抹对她的关注。

「说话,想吐吗?」他挑起她的下巴,让她不得不正视他。

她摇摇头,然后又点点头,眼睛又想闭上。

齐藤浅羽见状皱眉。「到底是会还是不会?」

「我只是头晕……」她小小声地说。

他低头瞧着她,看见她被弄湿的小礼服下,那抹绝对诱人的浑圆,眸一沈,移开,往后扫去——

「费安,把衣服脱下!」

这个叫费安的男人伸手指着自己,一脸难以置信,再往左右看了一回。「我?脱衣服?为什么是我不是你?是你自己要——」

「因为你穿了衬衫又穿了短T,快脱!」

费安看看他怀中的小学妹,视线才飘过去,浅羽便用身子挡住,他认命地摸摸鼻子开始脱衣服。是说,他今天干什么穿两件啊?天气明明热死人!

费安一边脱,旁边一直传来抽气声。

「是费安耶,他的身材好好喔。」

「看起来明明很瘦,长得也那么美,可真的是男人……」

「废话,难不成他是女人!妳看过身高一八六的女人?」

费安听了,漂亮的两道眉忍不住抖动着,她们真的要庆幸他费安一向走的是温柔亲民路线,否则以她们这样议论他的结果,他要不记仇很难。

脱下衬衫,费安把它递给了浅羽,他将衬衫从正面盖住了那小学妹,然后在大家的惊愕声中把那小学妹给抱起。

他高大的身子笔直往外走,费安见状只好摸摸鼻子跟上,边走还边像天王巨星那样和大家挥挥手,只差没送上飞吻。

「喂,浅羽,你要抱她去哪里啊?」费安在后头叫着。

「医院。」

「医院?你知道最近的医院在哪里吗?」

「不知道。」

「那你干什么这么热心?等会开车迷路了……」

「她看起来不大舒服,既然刚刚都出手管了,自然就管到底。」齐藤浅羽淡淡说着,还低眸看了怀中的女子一眼。

舞冬末还是皱着眉,可是在黑暗中那双清亮的眼却是落在他的脸上。「谢谢你,这位学长,可是我不想去医院——」

齐藤浅羽看着她。「不去也得去,别给我耍任性。」

他把人放进车里,还替她系好安全带,绕过来上了车,费安潇洒地用手肘撑在车窗上。「你一个人真没问题?就算你横看竖看都不像是外地来的,可你毕竟初来乍到,对台湾根本不熟……」

「有GPS好吗?你这么担心我,那就一起去?」

「当然不。」费安瞇眼。「我可是很期待今天的迎新舞会呢。」

齐藤浅羽扯扯唇,单手朝他挥了挥。「那就好好玩去。」

车窗关上,长腿踩下油门,车子倏地飞了出去,瞬间便把费安那家伙的脸甩得老远,再也看不见。

医院不远,下车关门再绕过去要抱她,小学妹却在他弯下身时推开他,很快地跳下车。「我可以自己走!」

摆明着就是一副不想再让他抱的样子。

齐藤浅羽看她把费安的衬衫遮在胸前,忍不住探出手去——

「你干什么?」舞冬末下意识退了一步。

他没理她,手再次伸出扯下她手上抓着的那件衬衫,就在她惊呼出声的同时,他已把衬衫改披在她肩上,本来要出口的尖叫声瞬间被她收了回去。

舞冬末愣愣地看着他。

齐藤浅羽则挑眉睨着她。「妳可以自己穿好它?还是要我帮妳扣扣子?」

「我自己来!」她一惊,又退了一步,赶紧把衬衫给穿好扣好。其实有点手忙脚乱的,因为现在脑袋瓜稍稍清醒些的她,这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这男人浑身上下所散发的致命吸引力。

他的眼睛,不大却深邃有神,睇着人的时候像是可以轻易把人从骨子里看透,什么乱七八糟的想法都难逃他法眼。

他身形高瘦却线条分明,倒三角的身材完全显露在他身上那件黑色V领T上,还有那双长腿,搭着他微鬈的短发、刚毅的脸庞,整个人带给人一种严肃冷酷却又孤傲的气质。

更别提他之前一路抱着她,在众目睽睽之下救了她,她整个人偎在他宽大怀里的温热与他身上独特淡雅的肥皂气味,现在回想起来才后知后觉地脸红发热,心跳加速……

「头还晕吗?」她的脸有点红。

舞冬末摇摇头。「不晕了……所以我可以不去医院了吗?」

齐藤浅羽挑眉。「当然不行。妳如果走不动,我不介意抱妳进去。」

闻言,某人转身很快地小跑步进医院,还乖乖地自动自发跑去柜台挂急诊。

这里的夜间急诊室不若白天,挂号前都有一道过滤关卡,会先问东问西大概了解你是否需要急诊?或是再约明早的门诊即可?因此看似好端端的她自然不被受理,一旁的护士小姐还叫她明天白天再来医院挂门诊。

「不要随便浪费医疗资源,只不过是不小心撞到头就来挂急诊,那其他严重伤员怎么办?」

有道理……

「好,我知道了,谢谢——」舞冬末才想收回健保卡,转眼间却被另一只手给凌空拦截走了。

啪一声,健保卡再次被丢在急诊柜台上!

「护士小姐,我朋友是被一个流氓甩到地上然后头狠狠地撞上石柱,头晕想吐额头还肿了起来,如果妳让她就这样回家,出了事妳负责吗?」齐藤浅羽瞄了一眼护士的名牌。「蒋心如小姐?要不要我转告贵医院的院长,妳就是这样对待一个可能脑震荡的病人的?」

护士小姐看着眼前这个高大英俊却显得冷酷无情的男生,明明对方看起来很年轻,可无形中却散发出一种不容置喙的大人气势,一时之间竟说不出反驳的话来,脸上不禁三条线。「看她那个样子应该还好……」

「致命的通常都是看不见的地方。请问妳是医生吗?可以一眼就判定病人的病严不严重?」齐藤浅羽把健保卡再一次往前推,一脸的酷寒。「快点,不要耽误大家的时间,妳不会以为我们闲闲没事喜欢跑来逛医院吧?」

该说他是正义凛然?还是不知死活?不过不管是哪一个,反正他的帅酷冷都已经达到威胁的效果,柜台那儿乖乖地替她挂了号。

舞冬末从头到尾没插嘴,乖乖地任他摆布,然后很快被安排照了头部X光,肿起的伤口在医生看过之后也很快有人接手处理。

「三天内如果有恶心想吐的症状,要记得再来医院。」这是医嘱。

「是,谢谢医生。」舞冬末很礼貌地欠身离开。

拿好药走出医院,舞冬末也很礼貌地对这位救命恩人躬身行了一个礼。「谢谢你,学长,很感谢你今天多管闲事救了我一命,更感谢你亲自开车送我来医院看医生,我舞冬末是个有恩报恩的人,今后学长如果有需要冬末为你效劳的地方,请不要客气,冬末一定尽心尽力报答你……」

她边说边偷偷抬眸睇他。

齐藤浅羽好笑地盯着她,她那比演戏台词还长的话,也很有耐心把它给听完。「说完了?」

「嗯。」舞冬末点点头,又看他一眼,他嫌这样的感恩词太少了吗?「呃……如果你觉得还不够,我可以继续。」

齐藤浅羽挑了挑眉,想笑却忍住了。「上车,我送妳回去。」

「不用了,我可以自己回——」

「上车,别让我说第二次。」齐藤浅羽替她开了车门,黑眸淡淡地扫向她,大有她不上车绝不轻易罢休的意味。

舞冬末看着他,没再说什么地上了车,反正她之前在新生舞会上发生的所有糗事都被他看见了,还被人家抱了、看了……她低头瞧了一眼身上的衬衫,突然想起自己连对方的名字都没问。

「学长,请问你的大名?年级系别?身上的衣服,我洗好会送去还给你。」

「衣服不是我的。」

嗄?「那是……」不准备告诉她名字的意思吗?他怕她之后去缠着他?还是他天性为善不欲人知?

就在舞冬末羞窘得手脚都不知该怎么摆才好时,耳边才听见他那好听而带笑的嗓音——

「衣服是费安的,大三企管系。」齐藤浅羽微笑地看着她,朝她伸出手。「我叫齐藤浅羽,日本华裔,京都产业大学交换学生,很高兴认识妳,舞冬末小学妹。」

咦?她意外地眨眨眼。「你知道我的名字?」

「我看过妳的健保卡,上面有名字。」

「噢,对。」舞冬末脸红红地伸出手,轻轻握住他那只看起来修长又好看的手。「很谢谢你帮了我。」

「举手之劳而已,妳不必想以身相许。」他握住她的手,温热的掌心包围住她小巧又柔嫩的手,没有急着放开。

她看着他握着她的那只手,脸更红,心跳得更快了。「我没有要以身相许。」

「是吗?那真是可惜,我本来很期待呢。」

「嗄?」她张大小嘴,瞪大了眼抬头瞧着他,却见他嘴角微弯,笑容晏晏,摆明着是在戏弄她,那模样该是可恶的,可在这密闭的车子里,淡淡的月光洒入,这样的他看起来却是那么的令人心动,害她的心怦怦乱跳着。

这笑,齐藤浅羽足足撑了两分钟才收起。他一向不习惯这样笑,也很少这样笑,因为这样笑着的他看起来太良善无害,嘴角上还有小小的梨窝,可爱迷人到根本会引人犯罪。

瞧此刻她红红的小脸和闪亮亮的眼睛就知道了,那是一种少女的娇羞与心动。

就算舞冬末跟一般十八岁少女不大一样,多了一点好多管闲事的正义感,敢说敢做且勇于认错,面对凶神恶煞也抬头挺胸,完全不表现出害怕的样子,可她终究还是个十八岁的少女。

一个轻易便能被撩拨心思,情绪全都写在那白皙清秀脸上的青涩年纪。

一个容易喜欢上别人,很容易心动的年纪。

也是个很容易被欺骗的年纪……

「家住哪儿?」齐藤浅羽敛起了笑,问她。

「你就一直直走再右转再右转……」她说着,开始比手画脚。

「妳可以直接告诉我地址。」

「你从日本来,对台北又不熟——」

他睨了她一眼,好笑道:「GPS的功能应该比妳这样比手画脚来得强。」

舞冬末笑了,有点尴尬道:「噢,也是,都忘了刚刚来医院时你也用过那玩意。」

说着,她报了自家地址,就在十五分钟可到的距离。

齐藤浅羽的开车技术挺不错,流畅稳当,坐起来平稳而舒适,车里播放着CD,听得见潺潺流水声和鸟叫虫鸣,这些,都是刚刚头昏昏的她没有注意到的。

「你喜欢住在乡下?」

「妳是因为音乐才这么问的吧?」

「嗯。」

浅羽淡淡一笑。「那只是我排遣思乡寂寞的一种方式罢了。」

她转头看着他,他英俊迷人的侧脸彷佛也因为这句话而染上一点孤单,让她莫名地心疼起来。

「你很想家吧?」

「那里毕竟有我的亲人和朋友。」

「我可以当你的朋友!」

齐藤浅羽的目光若有所思,轻轻扫了过来——

这一眼,让她意识到自己刚刚说了什么,瞬间脸又红了。幸好车子里够暗,他应该不会发现她现在的脸很红、心跳很快吧?

「嗯……我的意思是,只要你在台湾的一天,我都可以当你的朋友……」头低了下去,不敢让他看见她的脸。「其实我没别的意思……唉,我想象你这种人走到哪都应该不缺朋友才对,你就当没听见我刚刚说的话吧……」

「如果我不在台湾,妳就不当我朋友了?」他带笑的低沈语调,打断了她那又是羞又是懊恼的喃喃自语。

嗄?舞冬末抬起头来看向他,水润的眸光中闪动着一股跳跃。

他这话的意思是——他愿意让她当他的朋友?

「学长……」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好幸运又好感动。

「留个电话吧,朋友。」他微笑着对她说。

眼角,捕捉到她眉眼之间的欢喜与害羞。

她是个直率可爱又迷人的少女,喜怒哀乐全都不加隐藏……

一如他所想象的……

容易捕获。

展开内容+
close

Copyright © 2010-2018 联系QQ:2841682202@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