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彩计划聊天室彩票视频-pk拾高手计划群_天天pk10计划手机版_天天pk10免费计划永久免费小说网—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 > 真爱零时差

真爱零时差

真爱零时差

5.0

手机阅读

时间:2019-04-04 22:46

评语:奇异的事情发生在都市里,既切近生活又有遥远想象。而且文字像小溪流水,清浅温柔。非常难得的好文,值得阅读,大力推荐!

书名叫《真爱零时差》的小说,男主角是雷伊,女主角朱希的小说是作者宋雨桐所编写的短篇风格的小说,喜欢这本小说的读者不要错过哦,书中主要讲述了:雷伊,美国最大传媒集团的新任执行长。尊贵冷漠、作风犀利的他,身负家族使命与企业野心,在坐上这个位置之前,他对爱情从来就不抱渴望,直到遇上朱希——这个高傲美丽又自信干练的女人,他第一次想要拥有,也如愿让她成了自己的女人!孰料当他终于坐上接班人之位,这女人却不要他了?除了床伴关系外,她从不以为这男人可以给她爱情。她和他之间,不管是时空或是关于人生的梦想与脚步,似乎永远都存在着时差和距离,跟不上,也跨不过。所以她决定找一个好老公来嫁,安分的当个好妻子,可他却宛若天皇般降临这小镇,把她的心搞得一团乱!他是打算要抢婚吗?还是良心发现,亲自来祝福她和别的男人百年好合?

精彩章节

一台超大奔驰车平稳的行驶在乡间小路上,才三月,尚未到油桐花盛开的季节,但稀稀落落的白依然将远处的山林妆点得十分美丽。

只可惜车内的人完全没有赏花的心情,开车的人不太专心,像是要做什么可是没法子做,后座的两个男人,一个在大冷天里频频擦着汗老动来动去,另一个则始终端着一张大冰脸,从台北一路下来,两个小时的车程里几乎无话。

气氛很诡谲。

明明是要参加一场喜事,车里的人却像是要去参加丧事一般的严肃及不苟言笑,车外的悠闲乡景对应着车内的紧绷与不安,益发显得突兀。

不过,再怎么突兀,都没有比坐在车内后座的那个男人坚持要来参加这场订婚宴更突兀,天晓得这男人的出现会引起什么轩然大波?会不会因此毁了人家的一场喜事?

开车的小欧越想越不安,频频注视着后座那个男人的动静。

男人此刻正好也抬眼扫向前方的后视镜,与他的视线对个正着。

「这里究竟是什么鬼地方?你确定朱希要在这种地方举办她的订婚宴?」雷伊终是开口问道。

「是啊。所以朱主编才叫我们不必来参加,因为这里地处偏僻,一般人根本找不到,但台湾的习俗是这样,订婚一定要到女方家办,订婚请的也都是女方家的亲戚朋友,所以今天会出现的人都是朱主编的亲戚,没有请任何分公司的同事,包括我和班总监。朱主编还特别交代,嘴馋想喝她喜酒的人全都得等到结婚那一天,这当然也包括BW纽约总公司的同事们。」小欧笑咪咪的说,但字字带着意涵。

BW是国际时尚刊物,总部设在纽约,分公司则分散于全世界各大城市,包括巴黎、伦敦和台北,除了发行端及发行的语言文字版本各自独立外,编辑部门也会因为国情及每个国家民族的特性喜好不同,而有各自对主题事件的主导性,因此,在最高原则下彼此的资源共享,却在编辑上独立,各自发展出自己的特色。

班总监虽是外国人,可是已经待在台湾BW十年,可以说是带领台湾分公司走上流行舞台的最高管理者,而朱希是台湾BW杂志社的主编,也是编辑部最大的头儿,所以和纽约总公司编辑部的往来十分密切,因此,如果朱希要结婚当然也会发帖子给在纽约相熟的同事们,请他们来台湾祝福她。

但,说来说去,这请客的名单里应该不包含这位最近才突然把BW杂志社并购的TF集团新任执行长才对。

意思很清楚,今天他们这三个人的突然出现,根本就是不速之客。

雷伊不介意,身子往后仰,本来平放的优雅长腿交迭着,微瞇着眼望向窗外,对这位曾有数面之缘的摄影师小欧所说的话,根本不当一回事。

小欧又瞄了一眼后视镜。「雷大执行长,我可以请问一下,你今天非得要出现在这种特殊场合的目的吗?你这样出现,我们朱主编会很不安的。」

虽然他也不是非常清楚这两人之间究竟曾经发生过什么,或根本没发生过什么?但,一年半前这两个人第一次见面就火花乱射的状况,他这个随行摄影师可是永远都忘不了的。

闻言,后座的另一个男人,BW时尚杂志总监--班,很快地在椅背上拍了一下,低声叫:「胡说什么?朱希要是知道我们雷大执行长特地从纽约飞十几个小时到台北,才刚下机又直接来参加她的订婚宴,不知有多么荣幸呢!」

「是吗?」小欧还是笑咪咪。「美国最大传媒TF集团的新任总裁,竟然偷偷把我们BW时尚杂志给整个收购到TF旗下,莫名其妙成了她的大老板,我想她应该是会被吓到吧?」

啥?厚~~这个臭小子,哪壶不开提哪壶?

班又拍了椅背一下,边擦汗边低叱:「你给我闭嘴!」

这个消息还热着呢,他也才刚刚接到消息没多久,因为雷伊突然来台,又说要找朱希,所以他才跟小欧泄了一点口风,没想到竟让这小子拿来对新老板冷嘲热讽?!啧,难道小欧跟这新老板有仇吗?

他刚刚说什么?偷偷收购?啧啧啧,BW时尚杂志在纽约时尚界可是数一数二的专业杂志,虽然他还没来得及弄清楚BW杂志为何会被雷伊看上,而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方式给签约收购了,但,人家TF传媒具有影响整个美国潮流及制造话题的能力,地位可不比一般,竟然被他说得好像见不得光似的?

啧,真不知小欧搞什么鬼!平时甜言蜜语像是永远说不腻的嘴,今天却特别刻薄,老是对这新任的执行长没大没小,真是不想混了,他都快被他给气死。

不过话说回来,这新老板跟朱希是什么关系?看起来小欧也认识这位大老板?什么时候?新老板和朱希的交情,真的有好到必须这样迫不及待的跑来这个小乡村,参加人家那保证不起眼的订婚宴吗?

啧,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搞不好厕所还是古代那种茅厕......

「你想抢婚吗?」不怕死的人又补了一句。

班的眼睛差点没瞪出来,还有,他的脑袋好像也快爆掉了。

这个死小欧,是存心想害死他这个总监吗?这样得罪大老板,他究竟还想不想在BW混啊?

哇咧......这回,班想直接从椅背上踹下去......

雷伊挑了挑那道深浓的眉,轻轻扯了一下唇。「你以为我会为了一个女人做这种可笑的事?」

是啊,他的确不像这种男人,高傲冷漠,就算偶有笑容,也是尊贵到让人很难亲近的那种,三十一岁的他,虽身处在传媒界,却几乎没有传出任何绯闻,嗯,不过,这可能是因为他本身就是掌握媒体的那只黑手,根本就没有人敢造次。

「所以,你是专程回台湾对她送上你的祝福?」

「我没必要回答你的问题。」

「也对。」小欧点点头,终于闭上嘴专心开他的车。

说来说去那都是人家的家务事,不关他小欧的事,何况,眼前这位可是打败了前面两个哥哥才稳稳坐上新执行长之位的男人,能理会他的话答个几句就是他天大的荣幸了。

班总监又在忙陪笑。「那小子不太懂事,雷大执行长您就大人不计小人过。」

雷伊冷冷地没说话,盘起的双手显示他刻意的疏离。

十分钟后,车子终于抵达了订婚宴的现场--朱希的老家。

大大的三合院古色古香,铺着红色桌巾的大圆桌约莫有二十来桌,在这小乡村里这样的订婚桌数可谓不少,毕竟订婚不是结婚,请的都是自家人,他们到场时,大家都已经就座了,桌上满满都是菜,闹哄哄地喜乐一片。

远远地,雷伊就看见坐在主桌上穿着粉红色礼服的朱希,淡淡的妆让她本就清丽古典的面容更加迷人,盘起的发露出她性感又优美无比的颈部线条,沿着那美丽的锁骨再往下,低胸的粉嫩礼服紧紧包裹着她秾纤合度的姣好身段......和她平日率性又低调的性感很是不同。

「那是谁啊?朱希的朋友吗?」

「啊,哪来这么帅的家伙?比裴勇俊还帅!是明星吗?」

「应该是新郎的朋友吧?听说新郎家里很有钱,妳们没看见刚刚亲家那头开来的车吗?也是超大台奔驰......」

看见高大又俊美无比的雷伊,众宾客的惊呼声此起彼落,每个人开始交头接耳,纷纷揣测着对方的来历,毕竟新郎虽然也是相貌堂堂,还是著名建筑师事务所的头牌建筑师,但比起眼前这位一看便尊贵无比、高高在上,宛若天生王者的男人,气势瞬间减弱很多。

不过,要说起亲和力与笑容,新郎柳宁夏绝对比眼前这位始终冷冰冰环视众人,恍若王者在巡视领土的男人来得略胜一筹。

就在众人窃窃私语的当下,哐当一声--

一阵惊呼声从主桌那头传了过来,只见新娘身上满是酒,身旁的人跟着忙成一团,有的叫她去换衣服,有的忙帮她擦礼服,一个高大的男人干脆弯身一把将她抱起,远离地上的玻璃碎片--

「怎么那么不小心?」新郎柳宁夏低头问着朱希。

朱希的眼却落在另一头,那个缓缓朝她走过来的高大男人,此刻,她的眼底只有他,身子不停地打颤。

她完全不敢相信,那个尊贵且高傲无比的男人,会纡尊降贵的亲自来到这小乡村找她......他是来找她的没错吧?在她订婚这一天?他究竟想做什么?来破坏她的订婚宴,还是来抢婚?

想着,她的唇角轻扯出一抹苦笑。

啧,她真是太高估自己了,这男人根本不可能做这种事,在他心底,她最多只不过是个还不错的固定床伴罢了,认识一年半来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是那种要见个面还得顺便办公事或出差才能久久见上一面的人,连情人都称不上,因为他们的距离太遥远,遥远到一点都没有真实性。

「那个男人......是来找妳的?」柳宁夏也看见他了--那个过于出众到绝对不会让任何人忽略的一个男人。

朱希咬住唇。「抱我进去。」

柳宁夏看了她苍白的脸一眼,点点头,抱着她转身进屋,她将脸埋在柳宁夏胸前,心跳得好快好快,她觉得胸闷又晕眩。

雷伊双手插在西裤的口袋里,剪裁笔挺的铁灰色西装将他倒三角的好身材及修长的腿彰显无遗,他只是看着他们离去,没叫住她,反倒有一对老夫妇看见他忙起身,热情的招呼着他入座。

「这位先生,您是朱希的朋友吗?还是宁夏的朋友?」老妇人笑咪咪的看着他,老先生也在旁笑得一脸和气。

雷伊微微一笑,掏出两张名片弯身递给他们。「两位好,我是朱希纽约总公司的老板雷伊,两位是朱希的......父母吗?」

他问得有点犹豫,因为一年多前,他请人查过朱希的身世,知道她父母已逝,但眼前这两位却被柳宁夏的父母亲喊亲家公亲家母。

「可以算是吧......」妇人的笑容有点腼觍。

老先生有点不好意思的开口补了一句:「朱希的亲生父母早死,我们照顾过她几年。」

「是这样的......」雷伊微点着头,假装不知情。

「虽然我们不是她的亲生父母,可是她一直念着这份旧情,要嫁人也当这儿是家,非得要从这里嫁出去不可,所以就把订婚宴摆在这乡下地方了,让您见笑了。」老妇人笑咪咪的跟这尊贵的男人频鞠躬,老先生也是手脚不知往哪儿摆的很不自在。

「哪儿的话,这里很美,托你们两老的福,我这辈子才能来到这样的地方。」雷伊客气地道。或许在别人耳里听起来这是客套话,但对他而言倒是事实,因为要不是托他们的福,他这辈子当真不可能来到这种穷乡僻壤。

总之,两位老人家听了很高兴,忙拉着他坐上主桌,班和小欧则百般推拒的坐到主桌旁的另一桌,把那个高高在上的执行长一个人丢在主桌和一堆老人家应酬。

当朱希再次换好一套礼服回到位子上,看到的就是雷伊始终保持笑意和那些叔叔伯伯敬酒的模样。

新换上的这套礼服在左胸前有一大朵红色玫瑰,衬着她雪白肤色,让她比之前的粉嫩典雅又艳上几分,此刻,她已不若先前乍见他的慌乱,抬眸对上他投射过来的目光时已能含笑以对。

她举起手中的酒杯先行敬他。「谢谢你来参加我的订婚宴。雷执行长。」

身旁的柳宁夏也举起酒杯。「你好,我是朱希的未婚夫柳宁夏,听说您是从纽约飞过来的,辛苦了,也很感谢。」

她叫他--雷执行长。

所以,她一定也很清楚,在不久前,他从TF电视台营运长的位置正式坐上集团首席执行长之位的这个消息,而她,却选在这个节骨眼上跟别的男人订婚,甚至嫁给别的男人?

雷伊墨黑的眼深沈却带一丝极淡的笑意,在定定的扫过眼前这两人一回后,他拿起酒杯回敬。「两位郎才女貌,真是天作之合,我在此祝福你们百年好合,幸福如意。」

百年好合?郎才女貌?

说得好!听到这样的话从这男人口中说出来,她真的不知道该感到欣慰开心,还是觉得狼狈悲惨?

朱希微笑,将酒一饮而尽,因喝得急,那辛辣的酒味呛得她猛咳,柳宁夏见状在旁一直拍她的背,雷伊看着她,眸光闪了闪,缓缓地将酒饮进他的薄唇里,相较于她的豪气,这男人饮酒的姿态竟是分外从容优雅。

是啊,她真的失态了。

因为他嘴里的那句百年好合,郎才女貌!

她气苦不已,觉得胸口梗着血块,随时会吐出血来。

原来,他真的是亲自来祝福她的,不是来抢婚,那种只有童话故事里才会发生的事,果真不可能发生在她身上,可笑的是,她竟曾经存有一丝丝的想望。

「妳还好吗?」柳宁夏一脸担忧地望着她。她太失常了,只要有点熟悉她的人都感觉得出来,而让她变成这样的罪魁祸首自然是眼前这位了。

朱希抬起头来冲着柳宁夏嫣然一笑。「我没事,只是喝太快了,一点小事就担心成这样,以后怎么当我老公啊?」

说着,她伸手出去拍拍柳宁夏的脸,又把酒杯拿到他面前晃了晃。「再给我一杯。」

柳宁夏轻轻扬了眉。「不要喝太多。」

「我开心嘛,今天可是我跟你订婚的大日子耶,多给几杯喝不行啊?没那么小气吧?嗯?」她媚媚地笑,一双闪亮亮的眸定定地落在柳宁夏那温文尔雅的俊脸上,带点儿撒娇。

朱希本来就有张古典瓜子脸,眼睛不大,但眉梢眼角都是风情,只要她愿意常常这样对男人笑,恐怕真要变成足以倾国倾城的女祸了,幸好,这女人平时打扮率性又有点儿冷冰冰,不随便这样对人笑的。

柳宁夏虽认识她不久,也知道此刻的她有点不寻常,唇边的笑花异常灿烂,虽然夺目,仔细瞧瞧却有点悲伤。

坐在对面的雷伊更是将她的媚态看得一清二楚,这样的笑,他当然瞧过,而且还瞧过比这样的她更媚、更挑逗人心的样子......

或许,他真的没想过她会在别人面前展现这样的风情,所以此刻的感受竟是非比寻常的恼火。

起身,雷伊亲自替朱希倒酒,将她的酒杯注满,也将自己的酒杯注满。「我陪妳喝一杯吧,看见妳开心,我也很开心。」

说罢,他将酒一饮而尽。

朱希幽幽地看着他,拿着酒杯的手微颤着,像是要看进他骨子里去。

真的不明白呵,她才是该痛的那个人不是吗?为什么她却好像在他的眼底也看见了伤口?

她怔忡着,眨眼间跌进了回忆里,想起了两人的初相遇--

★★★

二○○九年。

是个忙得乱七八糟的下午。

朱希才下飞机到饭店Checkin,连时差都没空适应,就必须马上投入工作,带着摄影师小欧冲到二○一○年春夏服装展的现场布莱恩公园做直击平面报导。

纽约时装周是全球四大时装周之一,每年举办两次,二月份举办当年秋冬时装周,九月份举办次年春夏时装周,展期约十天,秀却有一百多场,除了纽约,巴黎、米兰、伦敦三个城市,也会在差不多同期间陆续举办服装周,纽约算是第一站,因此每年的这个时候,国际级的时尚杂志圈内部就会忙乱成一团,因为这些时装周都必须有采编和摄影师到场,还得在最快的时间内写出最精采的独家内容抢占消费者的荷包。

九月的纽约艳阳高照,蓝天白云,已入秋,温度算是宜人的凉爽,是那种走在街上就很想谈恋爱的季节。

朱希身上一件白色贴身背心外加一件时尚浅咖短外套,下半身是一件贴身牛仔裤,脚上则是一双高跟帅气长靴,老实说,这样平易的装扮在众星云集的服装秀场内简直是毫不起眼,但偏偏她的出现却让人移不开目光。

又黑又长而微鬈的发搭配上她古典味十足的脸蛋,裹在紧身牛仔裤内那修长的美腿衬着那长靴,在浓浓古典味的女人风情中又带着一股绝对的率性,尤其她笑起来时那双瞇起来的眼和颊畔迷人的浅浅小酒窝,让她看起来别具风情。

无疑地,不是模特儿也不是前来抢版面的明星的她,几乎是接收了太多关爱的眼神,而她本人却一点也没将这些目光放在心上,不知是习惯了还是根本没空理会这些过于赤裸裸的欣赏目光?

雷伊的目光打从遇见这女人后,就几乎没有移开太久,就像是在一个普通的市集里突然发现了宝物那样,有点过度的兴奋,却又不能太明目张胆,毕竟,他的身分不同,身边还挽着一名跟他前来看秀的女子。

终于--

BW杂志纽约总公司的总编安娜拉着朱希的手,半走半跑的来到他面前,当时她的嘴里还咬着一口面包,一手拿笔一手拿着本子,正低头不知在写些什么,连看都没抬头看一下。

「朱希!」安娜有点受不了的抽走她手上的笔。「先放下手边的工作,我要为妳介绍一个人。」

「谁?」朱希终于抬起头来,意外的对上一双极深沈且彷佛毫无边际的黑潭,彷佛有股吸力深深的把她给吸引住......莫名地,心微微一震,对方明明是个陌生人呵,她却好像认识了他好久好久,突然间像是被什么东西给瞬间闯进身体里,让她有一剎那间的惊慌失措。

嘴里的面包就这样很不淑女的掉落在地上--

「啊!」她惊叫,对于自己的午餐就这样被毁了感到十分懊恼,正要弯下身去捡,那双黑潭的主人早一步的弯身将它捡起,更让人意外的是,那高大又俊帅无比、宛若王者的男人,竟掏出了口袋里的高级手帕将脏脏的面包给包了起来。

他是怕弄脏了他的手吧?

不然用那么漂亮又贵得要死的手帕,去包一块根本不能再吃的面包是怎样?

朱希愕然的看着他。

他也居高临下的望住她。

两个人因为一个掉在地上的脏面包而突然靠得很近很近,近到她可以闻到他身上淡淡的又好闻的古龙水味,也近到让她可以强烈感受到这个男人对她的极大吸引力。

粉粉的红韵浮上她古典好看的瓜子脸。

明明早就过了那种被男人一看就会手忙脚乱的青涩年纪,但在此时此刻,她却着着实实的感受到男女之间那最原始的动情的滋味。

心,在狂怦乱跳,她的身子在发热,脸也在发热,甚至,她可以感觉到自己在他的目光下微微发着抖。

真是可笑啊......

这样一个全身上下一身黑的男人,这样一个一眼便看得出来常常会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男人,这样一个可能一辈子都不会真正爱上一个女人的男人,却只是用他那双眼,就可以让她感受到极致命的吸引,觉得自己快要沦陷......

如果,她只是说如果,他现在一把将她拉进怀中,她一定会乖乖的臣服于他,就算被他身旁那位女伴怨毒的眼给杀死,她也会不顾一切跳下去......

是吧?

所以说,她铁定是病了。

患了一种叫思春的病。

展开内容+
close

猜你喜欢

短篇 现代短篇 短篇言情
短篇
短篇

小编为大家整理归纳了短篇小说类相关的资源合集,相信朋友们通过短篇这个专题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说阅读!

查看更多>
现代短篇
现代短篇

小编为大家整理归纳了现代短篇小说类相关的资源合集,相信朋友们通过现代短篇这个专题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说阅读!

查看更多>
短篇言情
短篇言情

小编为大家整理归纳了短篇言情小说类相关的资源合集,相信朋友们通过短篇言情这个专题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说阅读!

查看更多>

Copyright © 2010-2018 联系QQ:2841682202@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