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彩计划聊天室彩票视频-pk拾高手计划群_天天pk10计划手机版_天天pk10免费计划永久免费小说网—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 > 恶质前夫

恶质前夫

恶质前夫

5.0

手机阅读

时间:2019-04-04 22:59

评语:这部小说讲述的是现代婚姻家庭的,文章很爽文,贴切实际,心疼女主,很适合女孩子看,情节细腻,情节引人入胜,扣人心弦,推荐大家看一下

恶质前夫小说主角为李沅李沅。小说讲述:办公室的门突然被人从外头狠狠推开,闯进来一个女人──.........

精彩章节

董事长办公室里,有一大片可以看得到整个信义计划区的落地观景窗,白天时会拉下米白色罗马帘挡住阳光,到了夜晚,李沅会把窗帘打开,让窗外的月光洒进室内,反正办公室楼层够高,对面刚好又是一片空地,不怕任何人会偷看。

晚上九点,通常是李沅的放松时间。这时她会放下长发,踢掉高跟鞋,脱下合身外套,跷着美腿躺在米白色进口加大沙发上翻看报纸杂志,一边喝着英式花茶,度过有星星、月光相伴的夜晚。

可惜,今晚有人破坏了她的好兴致。

古天爵大剌剌的找上柜台,要求见董事长本人,见不到人就马上退房,逼她不得不见他。

古天爵走进办公室的时候,李沅的眼睛正冒着烈火,想一把烧死他来得痛快。

「古先生,请问您有何贵事,非得在今晚见我一面不可?是本饭店的服务不周?还是您有什么特别的需要?」明明是咬牙切齿,李沅的脸上却露出温柔得宜的笑容。

古天爵迷人的微笑着。那双闪着烈火的眼睛,他不是第一次见到,三年前,她就是用这样战斗力十足的眼神跟他要求离婚的。

好怀念呵......常常在午夜梦回时,他会想起她这样的眼神......

看他优雅的朝她走来,比模特儿还要好的身材,再加上那优雅的气质,简直就是令人目眩神迷的一幅画──会走动的风景。

李沅深吸口气,微微收敛起心神,警告自己千万不要露出任何花痴的表情,此刻她是天爵饭店的董事长,不是他的妻子,她没有必要对他卑躬屈膝的讨好,对他的靠近也没必要如此紧张不已。

「其实,都有。」停在她面前三十公分处,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什么......有什么?」李沅因为他的过于靠近而显得呼吸急促,有些语无伦次。「我的意思是问你──你究竟有什么需要?尽管说,我会尽我所能替你办到......我的意思是,这、这是我们饭店成立的宗旨。」

天啊,她究竟在说什么?

还有,她在紧张什么?她又不是十七、八岁的小女生,又不是第一次看见男人!这个男人甚至还是她的前夫,她什么地方没见过没摸过没瞧过?她为什么非得表现得像个白痴似的?他才一靠近她她就全身发热,心跳一百?

「妳很紧张?」古天爵好笑的挑眉,她的语无伦次非常的明显。

「我没有。」打死她也不会承认,她对他的吸引力一点抗拒的力量都没有。

「妳有。」

「没有。」

古天爵皱了皱眉,对她的表现不太满意。

这样的眼神李沅太熟悉了,以前还是他妻子的时候,每当她出门想挑件较短的裙子穿时,他就是这副不以为然的表情。

「狡辩不适合妳。」

看吧,她就知道这个男人死性不改......

天生贵族的优越感,让他的大男人性情发挥得淋漓尽致!

「你根本不知道什么才是适合我的!」他只会以他的眼光来评断一切,而非站在她的立场为她想。

「这样的妳一点都不可爱。」他继续他的数落。

她真是受够了。「我可不可爱这一点根本不关你的事!你忘了?我们已经离婚了!」

「这种事我可能会忘吗?」他冷笑。这根本就是他这辈子最大的污点。

从小到大,他身上背负着无比沉重的家族使命与父母的期许,他活得十分努力,一直顶着资优生的头衔过日子,到二十八岁之前,他的人生毫无瑕疵;直到如今,他生平唯一的瑕疵,就是他的妻子主动要求离开他。

他无法忘记三年前替她过生日的那一夜,温柔听话的妻子激动地跟他说:「我此刻唯一的愿望就是跟你离婚,如果你答应我,就是送我最好的生日礼物。」

当时他错愕不已,简直无法消化她的话。他没有想过有一天他的妻子会嫌弃他,把离开他当成最大的生日愿望。他一向高高在上,没有人敢违逆他;他一向自负自傲,以为全天下的女人都渴望成为他的妻子、当他的女人,然而,她却选择离开他。

愕然、挫败、不敢置信、愤怒、错乱无章的情绪翻滚着,让他毫不犹豫的脱口而出:「好,那我就成全妳。」

没问她理由,因为他不想知道。

他自问对她付出许多,她跟父亲有着一样的东方血统,让长年对父亲带有怨怼的母亲也恨屋及乌的对她不满。但是因为爱,他违抗母亲,执意把她娶进门,没想到这个女人却用这样的方式回报他......

怒气掩盖了他所有的感觉与理智,对于她的主动求去,他只能以「不知好歹」四个字来形容她。

他等着她自己知道错了,回来求他爱她,等着她在外头受苦受难,撑不下去再回头来找他,他一直等着,结果一等等了三年,这个女人非但没有回来求他,还一手创立天爵饭店,在短短三年之间经营得有声有色,甚至名声还传到了英国......

天爵饭店,她用他的中文名字当饭店的名字,是代表一种纪念?还是她一直都爱着他?他很想知道。

「没忘掉最好,所以,我现在的一切与你无关,不管我的日子怎么过、衣服怎么穿、交什么朋友、说什么话,都不关你的事,你最好记住。」

听起来,她的怨念真的很深,他才说一句,她就噼哩啪啦一串,他竟然从来都不知道她说话可以这样的咄咄逼人。

古天爵有些意外的挑挑眉。「妳很想跟我撇清关系?」

「对。」

「既然如此,为什么要用我的名字当饭店的名字?」

「那是因为这个名字......很好听啊,很气派,刚好符合我想要的饭店形象,所以我就用了,何况,你很少用中文名字不是吗?要不是你这次来台湾住进这里,根本不会有人联想到任何事。」她有些心虚地道。

她承认,她喜欢这个名字,或者说,她喜欢这个男人,虽然她离开他,但却想一辈子与这个名字连在一起,彷佛这样,她与他的关系就没有真的这样断了......

修长的指尖抬起她好看的瓜子脸,古天爵轻扯着唇。「妳变了,以前的妳不会老是跟我狡辩,都是我说什么是什么。」

她别开脸,轻轻地合上眸子。「所以,我才会离开你,因为,我本来就不是那种温顺的女人,不是你要的那种女人。」

「妳现在是在告诉我,妳之所以要离开我,是因为妳根本不想当个温顺的女人?」

「是。」

古天爵咬牙。「我有要求妳这么做吗?」

「你没有要求我这么做,但我知道你要的女人就是那个样子,不只你,你的母亲、你的家族,所有人都希望你娶的是这种妻子,不是吗?我在你的生活圈里根本就是个突兀的人,你希望我跟你母亲一样把家族所有事都打理好,每天乖乖在家等你回家吃饭,什么事都不能问也不该问,因为你家的女人就是那个样子,所以你也理所当然的以为我也该是那个样子,你从来没有问过我想过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算了,我现在跟你说这些干什么......」突然发现自己过度激动,李沅深呼吸了一口气,转身就想走。

古天爵长手一伸,抓住她的手腕。「妳想上哪去?我整个下午都在找妳,现在好不容易找到了,妳又想上哪去?」

「我不想跟你说话,放手!」就是怕他会来找她,她才跑回家睡了一大觉再回饭店处理公事,没想到七晚八晚了还是得被逼着见他,他这个恶霸,行事作风永远都以自我为中心,完全没考虑到其他人。

「不放,妳该知道我没什么耐性。」

「那就别把时间再浪费在我身上,去陪你的未婚妻吧,天知道你为什么非得找上我不可!我们饭店有经理,以后有什么事,你就直接找涂经理就可以了。」冷冷地,李沅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

「我想跟妳把话说清楚。」

「说清楚什么?」

古天爵顿了一下,不情不愿地沈声说道:「妳跟我离婚的原因。」

在她离开他半年之后,他才开始认真想这件事,想了好久好久,也想不出来他哪里对她不好,竟然让她非离婚不可。现在,他因为接下工作来到台湾,这个谜他就非得找她解开不可。

是的,他是因为接下工作才不得不来台湾的,不是因为思念,不是因为再也没有耐性等下去,更不是因为怕她被有心人给追走......都不是!古天爵在心里说服着自己。

闻言,李沅像看外星人一样的看着他,半晌才蓦地笑了,笑得整个人颤抖不已,笑得眼泪从眼角流下来。

「妳笑什么?」他恼了,一道浓眉高高地挑起。

她继续笑她的,根本不理他的问话。

被嘲笑的感觉真的让他恼火,尤其在他根本不清楚这个女人究竟在笑什么的时候,恼羞成怒的感觉更加深切且令人抓狂。

「说清楚,不准笑!」很直接的命令句,威严十足。

哈,哈哈,哈哈哈......

李沅笑得肚子痛,整个人直接趴在沙发上笑,根本停不下来。

这个男人竟然在离婚三年后才跑来问她跟他离婚的原因?哈,哈哈,她能不笑吗?或者说,她应该哭才来得恰当些,是吧?

三年前他直截了当的答应让她走,问也没问一句为什么,干脆利落得很。

当时因为他的无情,对她的毫不眷恋,她哭了多少个夜晚,都无法平息那种悲伤......

是啊,她承认,当时她不是真心想离他而去,只是希望可以脱离那个让她无法好好呼吸的大环境,但,他却马上答应了她的愿望,她该感谢他吗?其实,她对他的痛恨还比较多一些......

哈,哈哈,真的是太好笑了。

现在跑来问她为什么,根本就是个极大的讽刺!

带着未婚妻住进她开的饭店,现在质问她那个遥远的为什么,到底有何意义呢?

她还在笑,一直笑,笑得他肚子里的火越冒越旺。

「妳这个女人──」火大的伸手一把揪起她,右手顺势揽上她的腰,他想也不想地便低头封住她的嘴──

却意外的尝到一滴咸湿的泪......

她哭了?

房里的笑声终于停了,变成了浓重的呼吸声,然后,是一巴掌挥落在颊上的「啪」一声──

热辣的刺痛感瞬间袭上古天爵英俊的脸。

她不敢相信的瞪着自己发麻的右手,想也没想过这辈子她竟然有勇气打这个男人一巴掌......

这个永远高高在上、睥睨一切的男人呵!他的身分是何等的尊贵,光看着他那张严肃威严的脸,是绝对不可能有勇气把这一巴掌挥下的......但她却打了他,着着实实的一巴掌。

古天爵不仅恼怒,还错愕不已,表情就像当初听到她提离婚时一模一样。

「我......对不起......」她下意识地开口认错,根本忘了是对方先强行吻她,她才会失控打人的。

「妳知道错了?」冷冷的语调轻轻地扫来。看着她颊上的泪痕,心一动,一抹心疼闪现在他眼底。

「是......不是......我只是......」支支吾吾半天,话还没说完,她的唇再次被密密的封住──

「知道错了就要接受该有的惩罚。」他伸手一把摘掉她脸上的眼镜,开始激狂的吻她,像烈火燎原。

「喂,我的眼镜──」

「丑死了,不准妳戴!」

一只大手捧住她的后脑,他火热的舌强硬的抵开她的贝齿,深深的探进她的嘴里,找寻着她怯懦的舌尖与之密密的纠缠着,不让她有退缩的空间,不让她有考虑的时间,吻得她失了魂,连呼吸都几乎忘了。

他的另一只手也没闲着,就算闭着眼睛,他的手仍可以自己找到熟悉的位置挑逗她最敏感的地方,隔着一层薄薄的衣物罩上她的娇乳,指尖轻捏着她的突出部位......

可这样根本无法满足他的渴求,他的手进而探进她的衣领之内,寻找那片娇柔粉嫩的柔软,当他的掌心确切的包裹住她浑圆的那一刻,他的下腹部一阵灼热的紧绷......

「啊......」她无助的娇喘轻吟,双手紧紧的攀住他的臂膀。

被他抚摸拥抱的感觉她一点都不陌生,就算事隔三年,午夜梦回之际,她的身体仍可以感觉到这个男人指尖的触感,而且总是那样的真实,真实得让她以为又回到了那巨大的城堡里,他房里的那张柔软大床,回到他的怀中......

只有在那张大床上,她才可以感受到自己的丈夫对她的爱与热情,只有在那张大床上,他才会卸下总是严峻的表情,被欲念、激情、渴望等等所取代,像个永远无法餍足的人,热情的吻着她、要着她......

他的指尖,他的身体,他的唇舌,他的吻,他的眼神......

李沅几乎要激动的哭出来,因为渴望、因为想念,她根本无法真正的放下他,忘记他......

此刻,他又像以前一样的吻着她、抱着她、探索着她的身体,这宽大的体魄、熟悉的男人气息,让她情不自禁的偎近,任他对她予取予求......残存的一丝理智明明就告诉她要远离,可是她的身体根本拒绝不了......

「我要妳,现在。」他火热的气息在她的耳畔呢喃。

「不......」她的拒绝像是呻吟,一点说服力也没有。

「我现在就要......不准妳说不。」一把将她抱上柔软的沙发躺好,他高大尊贵的身子半跪在沙发前俯身吻她,吻她的唇,吻她的眉眼,吻她的颈项,吻她白皙敏感的锁骨,一路吻上她不知何时已敞开的衣领下的双峰......

「啊,不要......」她敏感的弓起上半身,想将他推开,却只是让他更轻易的含住了它们,让她因激情而不住地颤抖、低吟、紧缩......

喀答一声──

办公室的门突然被人从外头狠狠推开,闯进来一个女人──

「老板!我听柜台说古天爵坚持要跑来找妳,妳没什么事吧──啊!啊!天啊......」终于看清楚自己究竟打断了什么事,涂善亚啊半天,手摀住小嘴,烧红着脸,半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没想到老板的身材好成这个样子......

还有眼前这个一头乱发的男人,跟下午时的一丝不苟与严肃真有天壤之别,性感得让人想流口水......

古天爵瞪着这个非常不识相的女人,对她此时此刻出现在这里,痛恨到了简直想动手打人的地步。「妳究竟要看到什么时候才滚?」

「滚?」涂善亚愣愣的重复他的话,还没回神。

「是,滚,马上滚出去!」他咬牙,起身,高傲的指向办公室的门,并瞄了她的名牌一眼。「下次请妳记得要敲门,涂、经、理。」

「涂经理」这三个字,被这个男人念起来还真是怨气深重呵!让涂善亚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我敲门了啊,可是没人理我,所以我就自己进来了......对不起,真对不起,古先生,我下次会小心一点的──」

「没有下次了。」他们的谈话被一个女人打断,正是不知何时已坐起身拉好上衣的李沅。「善亚妳留下,古先生,请你马上出去。」

她竟然叫他出去?这个该死的女人!现在的他「威武昂扬」的怎么出去?

「妳最好收回妳的话。」古天爵咬牙,想上前狠狠的吻她一顿,直到她求饶为止。

「古先生,你这样把未婚妻丢在房里,跑到我办公室来似乎不太好吧?」只要这个男人不看她、不碰她,李沅的神智全部瞬间回笼了。她避开他的视线,把视线定在地板上。

「呃,是啊,古先生......你这样对米歇尔小姐不太好吧?」虽然对他们两个人的关系非常好奇,但既然老板都这么说了,身为人家好友兼属下的当然要附和才行。

更何况老板说的没错,古天爵既然已经有未婚妻了,再怎么样也不可以跟老板那个啊,没道理,没道义,没人性......

「妳给我闭嘴!」古天爵恼怒的低吼。

涂善亚被他的气势吓得真闭上嘴,李沅却不能接受他的态度,他可以对她吼,却没有权利对她的属下或朋友吼,尤其是在对方根本没犯错的情况下。

气得忘了刚刚还被人家吻得腿软,李沅站起来挡在涂善亚面前。「你不要这样凶巴巴的吓人,如果把我的员工吓跑了看你怎么赔?还有,这里不是你家,说话请不要老用命令句。」

反了,真的反了。

这个女人,他的妻子,不,是前妻,竟然敢这样双手插腰跟他大小声?古天爵瞇起眼,抿紧唇,朝她上前一步──

下意识地,李沅退了一步,身后的涂善亚却挡住了她的去路,让她进退不得,只好挺起胸,鼓起勇气迎视他的目光。

他,该不会想打人吧?

她从来没见他打过人,不过,凡事总有例外......

「我今天来找妳,是要告诉妳,我要一个私人管家专门陪我的未婚妻,带她到处走走。还有,我也需要一个管家,在每天我沐浴的时候服侍我,替我放洗澡水;平日我没去上工、待在饭店里的时候,午茶时间也需要专人服务,还有一些繁杂的生活琐事都需要人搞定。我的标准妳知道,如果贵饭店无法达成我的要求,妳最好现在就告诉我,我可以马上换饭店,如果我留下了,可是贵饭店的服务令我失望,妳应该知道将会发生什么事。」噼哩啪啦一串,古天爵刻意为难及挑衅的成分居多。

他倒要看看她可以为她伟大的事业牺牲得多彻底!如果可以藉此机会打击她,毁了她的事业,她是不是会考虑重新回到他的怀抱里,乖乖的当他的女人呢?古天爵有点坏心眼的想着。

这是下战书喽?

这男人翻脸不认人的本事还真是强呵!

刚刚还亲热的在抱她、吻她,现在却语出威胁......

李沅心一凉,骨子里正冒着气泡,狠狠的瞪着他。

「如何?要我留下来还是离开?」扯唇微笑,古天爵的笑意却不及眼底。

她有选择的余地吗?今天各大媒体才全挤在饭店门口采访他,明天一早谁不知道古天爵住进了天爵饭店?如果让他就这样换饭店,就算他没说半句话,各种传言揣测就可能把天爵饭店给毁了。

他分明就是故意的!

故意让她进退两难,让她根本无法说不,否则,她辛辛苦苦建立的饭店名声可能就毁于一旦。相同地,就算让他留下来,如果她无法达到他的种种不合理要求,天爵饭店的下场可能更惨。

总而言之,她一开始便处于劣势,这个男人一开始就在设计她......

「怎么?天爵饭店的老板突然变成哑巴了?」古天爵轻笑,看她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样子,心里真有莫名的快意。

李沅明知眼前是个陷阱,却不能不往里头跳,紧咬牙根,正要开口,她身后尽职的涂善亚已先一步开了口──

「古先生放心,天爵饭店的私人管家服务是业界闻名的,如果我们都无法让您满意,相信您也不会在世界的任何一个地方找到另一家让您满意的饭店了。」

「是吗?那我就拭目以待喽。」一笑,古天爵轻扫了李沅一眼,这才满意的走出办公室。

展开内容+
close

猜你喜欢

现代短篇言情 都市爱情
现代短篇言情
现代短篇言情

小编为大家整理归纳了现代短篇言情小说类相关的资源合集,相信朋友们通过现代短篇言情这个专题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说阅读!

查看更多>
都市爱情
都市爱情

小编为大家整理归纳了都市爱情小说类相关的资源合集,相信朋友们通过都市爱情这个专题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说阅读!

查看更多>
  • 总裁选妻
    总裁选妻

    短篇 / 雷骆,季芸筝

    2019/04/04 | 13 人已阅

    评分:5.0

  • 最深的执念
    最深的执念

    短篇 / 霍祁深,苏唯安

    2019/04/04 | 11 人已阅

    评分:5.0

  • 离婚再结婚
    离婚再结婚

    都市 / 祁迈肯,梁若榆

    2019/04/04 | 12 人已阅

    评分:5.0

  • 恶质前夫
    恶质前夫

    短篇 / 古天爵,李沅

    2019/04/04 | 9 人已阅

    评分:5.0

  • 一夜拐到夫
    一夜拐到夫

    都市 / 夏子昙,杜丝曼

    2019/04/04 | 15 人已阅

    评分:5.0

  • 如果有来生《上》
    如果有来生《上》

    短篇 / 傅明泽,江雪

    2019/04/04 | 8 人已阅

    评分:5.0

Copyright © 2010-2018 联系QQ:2841682202@qq.com